注冊 登錄
阿波羅網論壇 返回首頁

張君偉的個人空間 http://hkbbs.aboluowang.com/?11778 [收藏] [復制] [分享] [RSS]

日誌

今天的中國,依然是秦時代【2012年6月2日 01:03:23】

已有 4544 次閱讀2012-4-24 21:35 |個人分類:共產黨是一隻黑心狼

  春秋時,晉國大夫智宣子想立兒子智瑤為自己爵位的繼承人,於是就去和族人智果商量,智果說:“智瑤有五個優點:儀表堂堂,精於騎射,多才多藝,強毅果敢,智巧便給;只是他還有一個缺點,就是貪殘不仁。智瑤的五個優點都超越他人,但是配以一個貪婪不仁的缺點,那天下還有誰能夠容受得了他呢?如果立智瑤,那智氏必然滅亡!”智宣子不聽,依然立了智瑤,於是若干年後,原本在晉國四卿中實力最強的智瑤最後卻被晉國其餘三家大夫魏、趙、韓所滅,甚至死後連頭顱都被仇家趙襄子製成了儲尿的夜壺,果然驗證了智果當初的預言。

 

   現在咱們來看如今的中國,不可否認,中華民族歷來都是勇敢、堅強、善良、勤勞、聰明的民族,這是它的五個優點,但遺憾的是,和智瑤一樣,我們的這個民族也有着一個致命的缺點,那就是理性的缺失。於是在很多時候,我們民族的五個優點在這一個缺點的支配下,勇敢往往表現為盲動殘暴,堅強往往表現為頑固守舊,善良往往表現為懦弱麻木,勤勞往往表現為庸碌奴役,聰明往往表現為欺詐姦猾。而中國的歷史也因為我們民族理性的缺失遂成為一幕又一幕悲劇的延續。

 

   但是我們中華民族的理性為什麼會缺失呢?是不是我們民族生來就是先天不足,缺少理性?還是我們曾經有過理性,而是後來不小心把它給丟了呢?正確的答案應該是後者,中華民族曾經一度散發着無比燦爛的理性光輝,只不過後來卻把它弄丟了,而理性徹底丟失的年代就是在統一的秦朝,而隨後的歷朝歷代就再也沒能真正找回這丟失的理性,或者更確切地說根本就是不想再找回這個理性,到了毛太祖時代,甚至連理性是什麼玩意兒也不知道了。

 

   然而理性究竟是什麼東西呢?按照一般解釋,是指概念、判斷、推理等思維形式或發展活動,處理問題要按照事物發展規律,不沖動,不憑感覺做事情。叔本華認為概念在地球上只為人類所專有。是人異於動物的能力,而達到了概念的能力,自來就被稱為理性。由此可以得知,人之所以為人,就是他有理性,而人一旦失去理性,那他就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那麼,人應該怎樣才能保持理性呢?鄙人認為這其實很簡單,首先,你要認識到自己是一個人,其次,再推己及人,把別人也看做人,一個和自己一樣平等的人,而只要做到這兩點,理性就不會丟失。但遺憾的是,縱觀中國數千年專制統治的歷史,中華民族就是做不到這看似很簡單的兩點。這又是為什麼呢?

 

   原來,在中國的專制統治下,只要人一旦當上了皇帝,那他就不會把自己再看做是人,他就會認為自己是天子,是龍,是神,是救星,是太陽。國外也如此,法西斯希特勒就認為自己是一超人,是一天才。俗話說“伴君如伴虎”,老虎是什麼?是畜生,而且是吃人的畜生,君主既然都成了吃人的畜生,那還有什麼理性可言?而那些不能成為皇帝的許許多多的貴人,他們雖然能把自己看做人,但就是不能推己及人,把別人也看做和自己一樣的人,在他們眼裡,別人就是草芥,就是工具,就是物品,就是軍糧,就是菜餚,就是一個屁。於是一不稱自己的心意,就打倒牛鬼蛇神,就掃除一切害人蟲。魯迅先生歸納中國歷史就兩字:“吃人”,於是廣大民眾在時刻要被吃掉的威脅下,安敢再自以為是地把自己看做是個人,一個能和權貴們相提並論的一個人?

 

   中國的歷史雖然漫長紛雜,但鄙人認為,只要以秦朝為界,簡單地將中國的歷史一分為二,反而能更清晰地看出中國歷史的本質。先秦以前,從夏朝建立中國第一個國家開始,這段歷史其實才是中國真正意義上的封建社會。所謂封建,就是封土建國的意思。天子把天下土地封給諸侯建立國,諸侯再把土地封給大夫建立家,也叫邑。國和家都是獨立或半獨立的領地。天子死後把天下世襲給自己的子孫,諸侯和大夫也能把自己的領地世襲給自己的子孫。這就是“家天下”。雖然國和家看上去都是獨立自主的“主權國家”,但原則上它們仍然屬於天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若有諸侯犯罪,天子有權號令其他諸侯對其進行征伐或者乾脆收回他的領地,這叫“國除”,大夫犯罪,諸侯也可以收回他的封邑,這叫“家滅”。只是到了“禮崩樂壞”之時,各諸侯國尾大不掉,天子失去了對諸侯的控制,所謂的周天子於是才形同虛設。而秦以後直到今日,中國的朝代雖然繁多,但性質大同小異,其實一直都是實行着和秦政相仿的中央集權、君主專制,對此,中國歷史上最最偉大的君主毛太祖比誰都看得清楚,其詩曰:“百代都行秦政治”,的確一語中的,乾脆利落地撕下了中國歷史的最後一塊遮羞布,穩、准、狠地就命中了臍下三寸要害,通曉中國歷史的太祖熟知中國歷史的每個角落,每條褶皺,所以指點江山,揮斥方遒,笑談之間,稍稍抬腿,就將自命清高的中國歷史一下子操趴在地。

 

   而先秦時期,由於諸侯紛立,彼此間戰爭不斷,各個國家在相互競爭角力的過程中都在努力尋求一種合理的治國理念和方法,各國的君主們搶奪人才,鼓勵天下獻言獻策,於是各家學說興起,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創造出一個真正思想開放,言論自由的環境,先秦的這段歷史也得以成為中國歷史上最輝煌,最偉大的黃金時期,不僅奠定了中華民族的文明和思想,而且這充滿理性的文明和思想同時也達到了中國歷史的最高峰,使得後世中國在它面前,只能抬頭仰望。

 

   諸位看到這,以為鄙人又在此作一些厚古薄今的老生常談,請少安毋躁,鄙人雖學識淺陋,凡事不求甚解,但在此也冒充磚家,試對諸子百家作一粗陋的解釋。

 

   先秦的諸子百家包括儒、道、墨、法、陰陽、名、縱橫、雜、農、小說、兵、醫,而在統一天下、治理國家和教化民眾等方面尤以儒、道、墨、法四家對中華民族的影響最大。咱們就來看先秦的墨、道、儒三家。

 

   墨家的核心是博愛。完全的博愛就是兼愛,就是不分等級,不分遠近,不分親疏地愛天下所有的人,其尚賢的主張其實也可以包含在兼愛裡面,也就是不分等級,不分遠近,不分親疏、不分貴賤地推薦、選拔、使用德才兼備的人。但是怎樣才能實現墨家提出的這個博愛的核心思想呢?墨家採取的方法就是非攻,就是反對戰爭,因為在墨家看來,戰爭只是一個沒有意義的兇殘的破壞行為。墨家認為,只要消滅了戰爭,一個博愛的世界自然就能誕生。

 

   道家的核心是自由。道家之所以崇尚自然,就是從自然里感受到了自由的氣息。道家御風而行,夢蝶而悟,寧做自由之龜,感知游魚之樂,鯤鵬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遙於天地之間,這一切都說明道家的思想核心就是嚮往和尊崇自由。然而道家為了實現自由而採取的方法卻是清靜無為,與世無爭,甚至希望回到結繩而居,小國寡民的年代。

 

   儒家的核心是平等。儒家極力推崇堯舜,把堯舜時的社會看做是大同世界,所謂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那是一個理想中的社會。次一點的小康世界,是禹湯文武成王周公時的社會,是以禮義為規范來達到社會平等的世界。儒家認為,要想社會保持公平,就要有一個規則,這規則就是禮義,並且這禮義的規則是各方都要遵循的,“禮尚往來,往而不來,非禮也;來而不往,亦非禮也”。所以當統治者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對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孟子告齊宣王曰:“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孟子還說:“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這些都足以說明,在禮義的面前,儒家認為統治階級和被統治階級是平等的,他們都有遵守禮義的義務,反對單方面違背禮義的行為,並指出了統治階級如果單方面違背禮義後會產生的後果。儒家希望社會各方面都在禮義這個規則的約束下各安其位,做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儒家為了實現社會平等而制定了禮義,但是對於如何讓各方都能遵循禮義這個規則,儒家採取的方法卻是提高自身的修養,宣揚德化的力量,提倡大公無私,反對利益的爭奪。因為儒家認為,只要統治者的道德水平達到了堯舜的高度,那四方就會歸化,如水之歸海,大同社會自然而然就會到來。所以當季康子問政於孔子。孔子才會這樣說:“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

 

   綜上所述,合先秦道、儒、墨三家的核心思想就是自由、平等、博愛。這和近代西方資產階級提出的“自由、平等、博愛”的民主思想是何等相似。諸位不要以為這是鄙人的牽強附會,專好往咱老祖宗的臉上貼金,其實事實就是這樣,先秦諸子確實比西方早了兩三千年就已經嗅到了民主的氣息,所不同的西方近代資產階級不僅提出了“自由、平等、博愛”的這個民主思想,而且還找到了實現這個民主思想的正確方法,這個正確的方法就是確保每個國民都能參與理性的競爭。鄙人認為,現代西方民主制度的議會制,普選制,多黨輪流執政和三權分立制,其最終目的歸根結底就是提倡和保障理性的競爭。而咱們先秦諸子雖然是三家綜合在一起提出了“自由、平等、博愛”這個民主的思想,但是他們三家卻沒有一家能找到實現這個民主思想的正確方法。儒家孔子和孟子游說列國,千篇一律地只提倡統治者學習堯舜的德行,反對統治者去爭奪利益,所以費盡口舌,換來的卻是顛沛潦倒,四處碰壁,王顧左右而言他;墨家嚴苛自律,自己過着苦行僧一樣的生活,雖也努力防止過一兩場戰爭的發生,但無疑是螳臂當車,杯水車薪;而道家看得更開,鐵了心就是不吃政治這碗飯,乾脆隱居起來過着與世無爭的生活。總結三家為實現自由、平等、博愛這民主思想採取的方法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不爭,並且這不爭是自願的不爭,並非被迫,所以鄙人把它稱作理性的不爭。很明顯,這理性的不爭不僅在那個大道既隱、禮崩樂壞的春秋戰國年代不可能實現,就算是現在,還是將來都難以實現,所以儒、墨、道三家的最後結局註定只能走向失敗,於是隨着商鞅在秦國變法成功,法家主宰中國歷史的漫長時期終於不可阻擋地到來。

 

   法家的核心就是專制。在政治上強調“壹”,壹的意思就是思想的統一,政令的統一。臣民不得有自己獨立的思想,必須絕對服從於君主;廢除世卿世祿制,只按軍功大小授予爵位;廢除分封制實行郡縣制;實行戶籍制度和保甲連坐制度,民眾不得自由遷徙;經濟上“廢井田,開阡陌”,重農輕商,鼓勵小農經濟,土地實行國家公有,禁止土地買賣。於是在整個社會中,就再也找不到單獨的鮮活的個體。在社會組織上,由於創制了“令民為什伍,而相牧司連坐。不告奸者腰斬,告奸者與斬敵同賞,匿奸者與降敵同罰。”的制度,遂把所有個體民眾組織進整個政治統治體系,凡事皆賴於聽命於上層之官吏的舉辦,個人服從整體,下服從於上,民眾完全沒有自由,只留下附首聽命。這樣經過法家商鞅的變革,秦國的民眾完全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理性徹底喪失,不是在地里象奴隸一樣地勞動,就是在戰場上象虎狼一樣地打仗,秦國也因此空前強大,最後得以兼並六國,統一天下。然而統一後的秦帝國卻僅僅傳了二世就分崩離析,這又是為什麼呢?

 

    要說明這個原因,就得詳細地來分析法家的性質,首先,法家的崛起不是偶然。在戰國時期,那些割據一方的諸侯國之間戰爭不斷,天下苦於戰亂,都希望有一個安定統一的局面出現。而在各個諸侯國內,國君自己其實也失去了對國家強有力的控制,大夫們擁有了太多的土地和財富,實際操控着軍隊的指揮權,國君被架空。所以就有了三家分晉、田齊代姜、三大夫亂魯、戰國四公子專國政等故事,所以那時各國的君主總的來說就是要解決以下二個問題:一、如何加強君主的集權。二、如何在七國紛亂的兼並戰爭中取得最後的勝利。而擁有民主思想的儒、道、墨三家由於在政策上採取了理性的不爭,自然無法實現各國君主的以上兩個目標,但是法家卻通過他的專制實現了君主的集權,通過完全喪失了理性的戰爭取得了兼並的勝利。所以說對於加強中央集權和贏得兼並戰爭的勝利這方面,法家能發揮出一個國家最大的效率,這就是專制的顯著優點。但是專制的缺點同樣顯著且可怕,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一、專制主義只能生長在一個封閉的空間。法家之所以能在秦國取得成功,那是因為秦國一直不與中原相同,被摒棄在中原文化以外,被中原視為外夷;德國也是如此,長期受歐洲其他國家的制約和排擠,所以產生了法西斯主義;毛太祖也是受到了國際的孤立和威脅,所以更堅定地採取了專制主義;中國二三千年來一直採用中央集權和君主專制的治國方法,也是和中國始終實行閉關鎖國的政策有關。所以要使民眾只聽到一個聲音,完全服從君主,喪失自己獨立自由的思想,那就不能讓民眾生活在一個開放透明的空間,如果一旦這封閉的空間被打破後透進來光亮和空氣,專制主義就會失去繼續生長的適宜環境。

 

   二、專制主義賴以發展的續命手段就是永不能停下毫無理性的爭斗。所以秦朝雖然滅掉了六國統一了天下,但他的斗爭機器卻無法停止,北拒胡,南平越,二世殺完了外人就殺自己的親兄弟,殺完了自己的兄弟再殺功臣蒙恬和宰相李斯;斯大林和毛太祖也一樣,打敗了希特勒和老蔣後,繼續再斗自己人,功臣老帥差不多全部整個遍,總之是一句話,“永遠不要忘記階級斗爭”。再有,秦國廢除分封制採用郡縣制後,雖然加強了中央集權統治,但同時也滋生出官僚主義,各級官僚欺上瞞下,盤剝百姓,明爭暗鬥,相互傾軋,沒有消停。所以說專制雖然效率高,但是壽命短,可以概括為:“其興也勃也,其亡也忽也”。秦朝只傳了二世,斯大林屍骨未寒,赫魯曉夫就當起了掘墓人的角色,德國法西斯希特勒更慘,人還沒死,帝國就完蛋,自已也跟着做了陪葬。

 

  三、專制主義最大的缺點就是造成民眾思想僵化,理性喪失,素質低下。秦朝滅亡後,雖然後世朝代一個個在嘴上都非議法家商鞅,否定秦朝,但專制的影響已經深深刻進他們的骨頭里,流淌在他們的血液中。後世表面上尊奉儒家,但儒家經過漢朝和宋朝的兩次狗尾續貂,其實已經面目全非,所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儒家已活脫脫成了統治階級吃人的借口;墨家已經淪落到只能為黑社會和恐怖組織還有邪教指明方向的地步;道家變成了煉丹長生,修道成仙的妖術,或者是魏晉狂士狷介空談的依據;其餘諸子百家裡的陰陽家化作算命畫符,風水占星的招搖撞騙之徒;名家成為詭辯的代名詞,已全部拋棄了它邏輯學和認識論的本質;縱橫家成為巧言令色,反復無常,搬弄是非的佞幸小人。“存天理,滅人慾”,滅掉了人的慾望,獸性當然就會大發,人性泯滅,天理安在?不是象狗一樣的愚忠,就是象狼一樣的暴戾。直到讓中國歷史整個就成為一部令人發指、不寒而慄、喪失人性、只有獸性的爭斗吃人史。

 

   西楚霸王項羽初得天下,有人勸其建都關中,但項羽卻一意東歸,其人失望,背後調侃項羽是“沐猴而冠”。 “沐猴而冠”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項羽象一隻洗完澡的猴子,雖然戴了一頂人的帽子,但是它不會因此就成了人,依然還是那隻猴子。項羽聽說了他的話,不僅不接受那位智者的意見,反而把這位在歷史上不曾留下姓名的智者扔進了油鍋,炸成了一根人肉麻花,而項羽自己最終也落得了一個烏江自刎的結局。

 

   中國自辛亥革命推翻帝制以來,迄今已過百年光陰。在這百年時間里,如果把中國也比作一隻猴子,那它就是一隻洗過多次澡的猴子,孫中山推翻帝制,成立民主共和,創建民國,洗了一次澡;袁世凱登基稱帝,試行君主立憲,洗了第二次澡;北洋政府,總統迭換,軍閥割據,到老蔣一統,洗了第三次澡;日本入侵,國共內戰,最後老蔣偏安,毛氏執政,洗了第四次澡。中國在這百年的時間里不停地折騰,洗過來洗過去,並且每次洗完後都號稱自己戴上了一頂最適合自己的叫做民主的帽子。但事實呢?事實是中國依然還是秦朝的那隻猴子。

 

   如今,中國這只猴子仍不從自己的身上找原因,反過來卻去怪以前戴過的那幾頂帽子不行。英國、日本戴的君主立憲的民主帽子,戴在我專制猴子的頭上,不行;法國、美國戴的民主帽子戴在我猴子的頭上,還不行;而蘇聯以前戴過最後扔掉的帽子如今戴在我猴子的頭上,好像有些不舒服,於是拆拆改改,縫縫補補,雖然說不出的別扭,但就是捨不得扔。不去怪自己猴子的身體,只知道去怪本來是適合人戴的帽子,這就是專制主義下理性缺失後必然產生的思維方式。

 

   中國,在經歷了二千多年的專制統治後,其喪失了理性的思維已經成了一種習慣,以至於在很多時候,我們深受其害卻茫然不知,從而很難發現那些看上去很正常但本質上卻是非理性的東西。譬如現在有很多人反儒,但反的卻是先秦的儒,而有些人尊儒,尊的卻是秦後被強奸、閹割、狗尾續貂後的儒;有些人反對西方民主,其實就像是那隻猴子在怪人的帽子不合尺寸,有的人崇拜西方民主,但崇拜帽子的主人卻勝過那頂帽子的本身,所以自己往往被西方列強當猴來耍;而對於中國的傳統文化,像中醫、京劇、國畫、烹飪、武術、書法、茶道、周易等等,推崇它的人一概用“博大精深”、“神奇玄妙”、“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來鼓吹,甚至不惜故弄玄虛、裝神弄鬼,盲目崇拜,絲毫不考慮我們傳統文化之所以有它獨特的個性就是因為缺失理性後偏於感性的產物,而否定它的人只知道一棍子打死,絲毫不承認感性在有些領域其實也是一個不可缺少的要素。還有,國家滅亡了,就怪女人是禍水;道德崩潰了,就怪金錢是罪惡;評價一個人或事物是黑的時候,那他(它)一切都是黑,是白的時候,一切都是白;認為一個人是好人,那對好人的某個錯誤提出反對意見就要被打倒,認為他是壞人,那贊成壞人的某個優點一樣也要打倒。總之是不要民主,不要那種只有民主才能確保實現的理性的競爭,而是只要非理性的爭斗,而非理性的爭斗的目的最終只能是一元論、一言堂、一個聲音、一個政黨、一個專制的誕生。

 

  曾子說:“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但是當子貢問孔子:“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孔子卻回答:“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為什麼孔子只提“恕”而不說“忠”呢?因為“忠”是感性的,並不是人所特有,狗有時比人還“忠”,如果它跟了一惡主人,那狗的“忠”只會更加害人。但是“恕”卻是人特有的,是理性的和人性的,它的意思並不是狹義上的一味寬恕,而是鄙人在前文中提到的那兩點:首先,你要認識到自己是一個人,其次,再推己及人,把別人也看做人。並且是一個和自己一樣平等的人。只有這樣,中國才會有理性的競爭,才會有公平、公開、公正,才會有自由,才會有博愛,而民主也才會真正地到來。到那時,中國,那隻秦朝的猴子才能最終修煉成一個真正的人。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注冊
驗證問答 換一個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