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登錄
阿波羅網論壇 返回首頁

okjonesblee1的個人空間 http://hkbbs.aboluowang.com/?262747 [收藏] [復制] [分享] [RSS]

日誌

憶苦 追念固體物理學家黃昆先生

已有 3532 次閱讀2014-8-17 10:16

憶苦   追念固體物理學家黃昆先生 

 

2005年去世的黃昆先生,是中國當代固體物理學和半導體學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對中國大陸半導體的研究和工業開發貢獻很大,故為文追念。黃先生原藉浙江嘉興,1919年生於北京。通卅潞河中學畢業,1941年燕京大學物理系畢業。抗戰期間受教於西南聯合大學,師從吳大猷先生,獲北大研究院理學碩士學位。1945年國府挑選兩名優秀學生赴美、英深造物理,該班第一名的黃昆先生和第二名的楊先生兩生得中。當時只讓兩生各選兩國之一,黃昆為人忠厚,禮讓楊先生先挑,他挑了美國,黃昆先生乃去了英國。師從著名固體物理學家莫特(NF Mott),1947年,獲布里斯托爾(Bristol)大學博士學位。並先後在愛丁堡大學利物浦大學作訪問學者與博士後研究。1947年提出固體中雜質缺陷導致X射線漫散射的理論,六十年代經實驗證實,而被稱為黃散射1950年與里斯(A.Rhys,李愛扶,黃夫人)共同提出了多聲子的輻射無輻射躍遷量子理論;同期佩卡爾發表了相平行的理論,被國際上稱為-佩卡爾理論-里斯理論1951年提出了晶體聲子電磁波耦合振盪模式,當時提出的方程,被稱為黃方程,成為後世固體激光的基礎論文之一。

在作博士後時,受導師馬克斯·玻恩 (M.Born,一九五四年獲諾貝爾物理獎)邀請,黃昆用量子力學詮釋和預測了固體中的物理現象,並將之提升到現代物理學的層面。寫出了《晶格動力學》(Dynamical Theory of Crystal Lattices)一書,玻恩寫信給愛因斯坦說:書稿內容現在已經完全超越了我的理論,我能懂得年輕的黃昆以我們兩人的名義所寫的東西,就很高興了。該書1954年出版,有人統計,1957-20013月之間,該書英文版(黃昆寫)被引用5254次,俄文版(蘇聯人譯)被引用376次,平均每年二百多次,至今牛津大學出版社還仍然把它列入牛津經典物理著作叢書,黃昆先生回國之前在所研領域已達經典性高度。1954馬克斯·玻恩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

1951年,黃昆先生年方三十二歲,正處科研最出成果的年齡段,回到中國大陸,除了掃尾《晶格動力學》外,科研事業徹底被腰斬,停止科研達二十六年,這對他本人、對中國、對人類,都是個重大損失。當年國際上成就低於黃昆的固體物理工作者,後來不止一人獲得了諾貝爾物理獎。難怪2011年天津某大學物理系老師在課堂上說,黃昆如果不回國,諾貝爾獎就是他的。當時班上恰有一個小孫子,嫣然靦曰:那是我舅爺

回到北京,先生被分配到北京大學物理系,就是他原先上大學時的燕京大學校園和教室,但是己經被北大掄占,而且完全沒有燕大的學術自由了。解放後當局對北大盯得很緊,必須摒棄原有的歐美式教育理念,向蘇俄一邊倒,把教育和科研分開來,分工教育的教師除了編寫教材外不得經營自留地搞科研。這本來是老大哥落後而又禍害教研的一條鎖鏈,卻被中國奉為圭臬。從1951年直至1977年,先生任北京大學物理系教授,主要是授課和編寫教材。

文革時期更邪門了,專門拉排(北京人讀為派)子車,即小驢拉的雙輪小車,都成了行家啦。那可不是平板三輪,蹬它的號稱板爺,先生還不夠資格。黃先生逆來順受,不順也不行。一身破黑棉褲棉襖,去百貨大樓買窗簾,售貨員提醒他那可夠貴的。有時甚至一隻腳穿着單鞋另隻腳穿着棉鞋去上課,也不知學生們笑不笑。夫妻兩人加上已是大小夥子的兩個兒子,擠居在一間卧室里。每月工資285元,因為被拉入黨,搞積極,繳黨費200,即便如此仍是受到了沖擊,說他是特務。整天地提心吊膽,所以不許英裔的妻子在家裡說英文,而且不分場合,到處一張嘴全都是左話,弄得連自己的親人們也很煩,甚至不願理他。不過,總算保住了文革時期沒出大事,去世之前終於說出,不這樣說話,生存就不可能。

1983年後任中國科學院半導體研究所所長,年近六旬的黃昆先生重拾科研,被國際固體物理學界的權威說作是在灰燼中重新起飛。畢竟廉頗老矣,撿起的是多聲子躍遷理論提出後出現的新問題,也即修補擴充-理斯理論,於1988年發表了半導體超晶格聲子的-朱模型,朱是先生在半導體所的助手朱邦芬(朱二零零三年成院士)。先生本己是固體物理、半導體學界開拓性人物,理應有更多更經典性研發結果,但是共產制度把他毀了,後來雖然列為中國科學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中共大陸還給了個大獎,但是這些榮譽和他的損失相比,實在微乎其繳。話又說回來,先生居然活下來也算萬幸了,和先生同樣身份同期歸國的學者,被共黨害死的可不少啊,成百上千!例如,天津醫學院腦外科李寶光主任,1951被共黨衛生部長李德全從英國邀回共黨大陸,回國也26年,在天津和唐山各工作三年,其餘廿年都是在監獄、勞改隊、牛棚、和保外就醫中渡過的,多年來被抄家五次。唐山地震時,連救災物資也沒他的份,而且還被造反派判了死刑。他是爰祖國才應邀回來,一心一意地工作,一切從救治病人出發,沒有醫療事故,他不明白,爰國有罪?!工作有罪?!又如,大連的石油化學家肖光琰也是同樣,在美國己經很有成就,人家回大陸可不是來找飯吃,而是帶來了許多科技資料,想為祖國作貢獻,誰會想到祖國竟把滿腔佛心的肖先生一家三口全給逼死。還有比這樣害人更缺德的政權嘛!道德落差如此之大,歷史上有嗎?在逼死他們的單位,政府應該樹碑立塑向死者賠罪,讓後人景仰。六十多年了,共黨懺悔過嗎?!這樣的偉光正居然死纏在中國大陸六十多年,怎麼還不滅亡呢!真是人類的悲哀。

黃昆先生能有這些成就,固然與所受學校教育有關,但更和他那偉大、聰慧、善斷的外祖母章漱梅老太太絕對分不開。別看她老人家是個清末年代的小腳老太太,可老人家識文斷字,有領導才能,手不釋卷,知識超群,曾被北洋政府的教育總長熊希齡聘為北京香山慈幼院院長。1930年代初期,就己在全家知識文化介紹會上介紹維他命,那可是當時很少有人知的醫學新發現。開會時全家老少,男女差役都得參加。這是賀家祖傳的書香傳統,定期不定期地舉辦這類讀書會。老太太的祖公賀長齡、賀熙齡、賀桂齡兄弟三人都是大清的進士,自已能不學習嗎。可悲的是,老太太晚年喪子喪女,聰慧而明斷的外祖母大人排除萬難,毅然攜帶眾多弱小孫輩由長沙遷京,以便上學,後來這些孫輩全都成了各該領域的重要人材。黃先生的母親賀延祉當然也以此為繼,嚴格要求子女,黃昆先生和兩個哥哥(已故外貿專家黃燕、心臟病學專家黃宛)全都布履長衫在通卅潞河中學住校,星期天也不準回京,直到寒暑假。這樣嚴格要求的後人,能不成材嗎?現在還多見嗎?按古訓嚴格培育後人的家庭還多嗎?

                              

 

                      圖中最小的男孩是黃昆,其餘是奶奶、姥姥、父母、姐、兩哥和妹

 黃昆(穿長袍者)和母親。兩個哥哥合影。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okjonesblee1 2014-8-18 22:44
審核什麼?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注冊
驗證問答 換一個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