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登錄
阿波羅網論壇 返回首頁

Jiangweiping的個人空間 http://hkbbs.aboluowang.com/?274479 [收藏] [復制] [分享] [RSS]

日誌

環球時報,為薄熙來孫政才狡辯

已有 129 次閱讀2017-8-10 04:42 |個人分類:時評

環球時報,為薄熙來和孫政才狡辯

姜維平

薄熙來治下的重慶虛構640個黑社會,至今一起也沒平反,而孫政才領導下的山城籠罩在雲霧里,只對彭治民案做了欺騙性的改判,這兩任封疆大吏,既是偏於西南一隅的地方官,又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前者高調囂張,後者陰險狡詐,一個聲稱“5個重慶”,胡作非為;一個高喊“5個功能區”,膽怯無能;前者不接受文革的教訓,後者不繼承胡耀邦的遺志,合起來折騰重慶10年,先後直奔秦城而去,雖都野心膨脹,卻志大才疏,目光如豆,為世人笑。

 

現在,重慶又迎來陳敏爾,就其第一次常委會,提出“堅決肅清薄王餘毒”分析,似乎重慶有雲散霧去之跡,習近平去年元旦過後視查地方,首選重慶,今年初中央巡視組“回頭看”,好像中南海高層對“唱紅打黑”存在嚴重的分歧意見,質疑之際,第6代領導核心大員孫政才落馬,足證習對他的不滿和戒備,但究竟陳敏爾是找事整肅上一屆班子內定的接班人,還是習近平志在撥亂反正,海外輿論眾所紛紜,外界不外乎兩種看法:一種認為,這是黨內改革派的力舉,可能由平反重慶冤案帶動全國“依法治國”;一種認為,這是黨內狗咬狗的內斗,不要再對中共抱有任何幻想。

 

正當人們看不透重慶雲霧,激辯爭議之時,劉雲山掌控下的官媒《環球時報》,發表一篇奇文稱,近日,重慶“打黑除惡”期間落網並獲刑的富豪彭治民改判及減刑的消息引發關注。從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注意到,曾於2011年因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罪名被判無期徒刑的彭治民,今年1月經過再審已改判為有期徒刑15年。此外,今年5月彭治民再獲減刑8個月。其實,作為一個關心重慶的讀者,我曾及時報導了此案,但《環球時報》現在才來湊熱鬧,可能基於陳敏兒的講話和承諾,不過仔細讀過此文,如果以為他在為平反大潮推波助瀾,可能就徹底地錯了,這篇文章這樣寫到:

 

彭治民年輕時曾因盜竊罪被判刑,1983年起,彭治民從貴州、四川等地批發香煙到重慶倒賣,十年間獲利2000多萬元人民幣。掘得“第一桶金後,彭在1993年成立重慶慶隆物業發展有限公司,投身房地產生意。彭治民東窗事發始於當年的重慶希爾頓酒店涉黃案。當地警方偵辦結果顯示,彭治民的慶隆公司是重慶希爾頓的實際控制者,藉助酒店及附屬的鑽石王朝夜總會,彭在經營色情業大量斂財的同時,對當地多名官員進行性賄賂。警方查證,20047月至20106月間,前述夜總會營業額超過5000萬元人民幣,夜總會為組織賣淫,5年多時間在希爾頓酒店開房2000多次。

無疑地,環時此文先是陳述彭的罪行,而反正薄熙來,王立軍的依法“掃黃”,也把糾偏的功勞放在孫政才的身上,為其評功擺好,其實,我多次撰文指出,640個“黑社會”,根據事實證據和刑法的規定,至少一大半是冤假錯案。單是52000次開房數字,就令人質疑。因此,頂不住冤民的壓力,孫政才曾用彭案忽悠老百姓,特別是對重慶民營企業家,狡猾陰險的改判,沒有解決實質性的問題:刑法有關黑社會條款是趙常青參與制定的,請讀者去請教趙常清,而不要搞“長官意志”,趙當年是薄熙來的常年法律顧問,他為李修武辯護時,他在西南政法大學教過的“學生”,坐在法庭上胡判亂判,為什麼?就是因為文強案嚇死了公平和正義,普遍腐敗的公檢法司人員,被薄熙來抓住了三寸,現在,薄熙來的余黨,要利用手中的文宣大權,為薄熙來,孫政才狡辯,也抓住了中國民企的原罪,由於法制和監督缺失,幾乎所有的民企老闆,都程度不同地具備官商勾結的問題,查不查它,就看身後官員的站隊在線。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前腐後繼,殺豬不止。

於是,環時說,相對於夜總會和酒店的生意,規模利潤更大的房地產業,是彭財富積聚的主要來源。警方掌握的證據顯示,彭治民通過拉攏、腐蝕官員,借企業改制、土地徵用等機會,非法佔用國有林地,侵吞國有資產,急速聚斂數十億財富。顯然,它說的警方,是指王立軍操控下的專政工具,時隔多年,劉雲山領導下的喉舌,故意與同僚唱反調,充分肯定薄王的徇私枉法,筆者認為,這不是肅清薄王餘毒,而是余黨為遺毒辯護。《環球時報》繼續舉例說:

證據顯示,彭治民在開發旗下南山高爾夫別墅項目時,賄賂重慶南岸區林業局、國土局官員。通過官員幫助,其公司擅自毀掉南山上的林地1000余畝;而在獲得項目土地使用權時,僅繳納5000萬元人民幣,在尚欠1.3億元土地出讓金的情況下,分批辦好該宗地100余個國土證,並利用其貸款融資,盤活整個項目。彭治民的公司還組織地下出警隊進行暴力拆遷,為其地產項目掃清障礙。整個官媒所言,共有兩點內容,一是開發土地,權錢交易,假如確有其事,聯想大連,薄熙來扶持多家房地產大亨,與彭並無不同,故彭也不應受罰;二是“出警隊”,高調炫富,並不違法,中國之大,無奇不有,薄熙來在重慶搞“國賓護衛隊”,彭在自家小園搞“地下出警隊”,何罪之有?

不過,“環時”也講了幾句真話:彭治民案曾是重慶市打黑除惡專項行動的一號專案,案件由約200人組成的“091號專案組偵辦。據媒體報道稱,重慶警方曾對媒體通報稱,彭治民對打黑除惡頗有微詞、政務接待中故意製造麻煩,嚴重損害重慶形象。1963年出生的彭治民,原為重慶市隆屋業發展有限公司原董事長、總經理、重慶希爾頓酒店股東,曾有重慶最大地主之稱。201154日,重慶市一中院對彭治民等32人涉黑案做出一審判決,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組織賣淫罪,尋釁滋事罪,濫伐林木罪,高利轉貸罪,行賄罪判處彭治民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毫無疑問,“薄王”當年要把此案做大,虛構策劃,包裝渲染,目的是搶錢買官,進軍中南海,他想讓民企老闆彭治民人財兩空,只是礙於證據太“薄”,只判無期,不殺彭也是“恩賜”,據說,彭在法庭上哭得眼淚鼻涕一大把,既使有百億的紙幣也擦不幹冤情,令旁聽者驚詫。接着,一審判決後,彭治民提出上訴。當年1122日,重慶市高院二審公開宣判,駁回彭治民的上訴請求,維持一審判決。幸虧蒼天有眼,薄熙來倒台,彭案有了轉機,我多次說過,假如孫政才,能學胡耀邦思想的萬分之一,他就大有作為,但他錯失良機,成為任政敵柔搓的庸官,蠢官,貪官,活該倒霉。

為了遮掩孫政才的不作為,環時說,今年627日,《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公布。裁定書中提到,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後,於2012319日交付執行,但該犯自投入改造以來,一直以對部分罪名有異議為由提出申訴。”2017123日,重慶市高院再審宣判,以容留賣淫罪、濫伐林木罪、高利轉貸罪、單位行賄罪改判為有期徒刑15年,並處罰金四百萬元。《21世紀經濟報道》2015年曾表示,2011年兩次審理中,對彭治民量刑影響最大的是組織賣淫罪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這兩項罪名也是被判處重刑的重慶涉黑企業案件的主要定罪類型。2012年在監獄服刑後,彭治民開始提起申訴。2015年,重慶司法部門逐漸啟動案件的再審程序。

顯然,這一切都在孫的任期完成,環時彷彿在反擊本人,卻未明言,他似乎認為“肅清薄王餘毒”沒有必要,但是,筆者認為,重慶申訴案件數千件,為何只接受一兩件,還均留尾巴?難道薄王“打黑”是部分錯,而不是全錯?對“唱紅打黑”運動,為何“薄王”時代大張旗鼓宣傳,而這起案子的糾偏,卻要偷偷摸摸,底調從事?原來,環時要告訴讀者的是,薄熙來治下的案子不能全盤否定,抓捕彭治民沒錯,孫政才也不能說無所作為,劉雲山操控下的環時,如此巧妙抵制“習王”提出的“肅清薄王餘毒”,似乎顯示中共高層的權力內斗激烈。19大臨近,已碰出了火花。

為進一步說明,薄王抓人是對的,環時指出,除被低調改判之外,公布的裁定書還顯示,彭治民已於今年5月獲減刑8個月。刑罰執行機關重慶市渝州監獄報請對罪犯彭治民減刑9個月,理由為:在思想改造、遵守監規監紀、勞動改造以及技術教育等四個方面,該犯表現較好,且獲行政獎勵表揚六次,確有悔改表現。經重慶市一中院審理查明,罪犯彭治民在服刑期間,能認真改造,確有悔改表現,但其因犯高利轉貸罪被判刑,應從嚴掌握。因此裁定對其減刑8個月。無疑地,代表劉雲山的官媒,與中央巡視組“回頭看”對着干,既發泄對因外訪缺席有關人事變更會議的不滿,也為孫政才鳴冤。

 

最後,“環時”實在忍不住,索性偷梁換柱,改了人稱,彷彿繼續談“彭”,但卻變成了“薄”,它這樣寫到:109日,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公告,稱薄熙來已經遞交上訴狀,且已被受理。薄熙來在等待對他的終極審判,而對於王立軍、薄熙來落馬之後出現的多位民營企業主針對當初重慶打黑的申訴案件,一年多的時間過去,其處置工作進展顯得十分緩慢。陳明亮案、彭治民案、李俊案,這些當初轟動一時的案件的受害人在去年提起申訴之後,部分資產得到返還,但仍有眾多遺留的資產債務處置問題不知所終,而刑事方面的申訴更是懸而未決,他們只能繼續等待。筆者讀之,大笑不止,此篇怪論,究竟是文法筆誤,還是暗渡陳倉,只有天知道。

 

201789日夜於多倫多。自由亞洲電台89日首發。聯系作者:pwj1955@gmail.com,個人網站:www.jiangweiping.com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注冊
驗證問答 換一個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