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45|回復: 0
收起左側

抵制《敦刻爾克》是一場打了《戰狼2》雞血的笑話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9-14 11:55: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抵制《敦刻爾克》是一場打了《戰狼2》雞血的笑話






陀飛輪0 於  2017/9/13

   
    諾蘭這位英國佬把狼狽的敦刻爾克大撤退搬上銀幕,為了祖國的面子,他一定要把絕望拍成希望,把失敗拍成勝利,把倉皇逃跑拍成戰略轉移,在此過程中還要突出英國人民的偉大,英國士兵的光榮,英國領袖的正確,並順帶把黑鍋扣給豬一樣的隊友,乾乾凈凈地替自己洗白;又由於大撤退中有某一位指揮官幾年後在緬甸同樣坑了中國遠征軍,因此這部電影還卑鄙地抹黑了中國人民在反法西斯戰爭中的英勇抵抗,是歷史虛無主義,因此一定要抵制,為了民族的自覺,為了民族的自重。

    這是我理解那些對電影《敦刻爾克》比法國人還憤怒的同胞的唯一一把鑰匙:長期以來浸泡在偉光正的福爾馬林玻璃瓶里,深刻認同了橫店的審美趣味,然後又正好被《戰狼2》打了滿格雞血。

    必須承認,《敦刻爾克》也大出同樣習慣了這邊戰爭片的我之意料:它用的不是長鏡頭而是顯微鏡,着眼的不是歷史的波瀾壯闊和領袖們的運籌帷幄;它呈現的,僅僅是以“逃亡”為主題的撤退過程中一群普通士兵、普通民眾的命運,冷峻而真實地刻畫了那些血肉之軀在死亡面前的恐懼、慌亂、無助、絕望、掙扎和殘忍,是黑暗而壓抑的。

    當然,在黑暗和壓抑之中,也蘊藏着光明和昂揚——男主角和那名法國士兵的善良和正直,月光寶石號船長的勇敢和智慧,英國空軍士兵的英勇和無畏,英國普通民眾面對敗退歸來的子弟兵不是送上耳光而是擁抱等等,都充滿着力量,讓人看完電影後,不止是記住了丘吉爾的兩面派政治家手腕、整個英國部隊面對德國戰機的轟炸猶如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魚肉一樣的屈辱、英國人為了活命而強迫法國人下船在逃命時又拋下他一人堵塞船洞導致他被淹死的冷酷無情、一名英國士兵在得救前於眾人注視下毅然決然跳海自殺的絕望無助,因而對人性中的美好尚有希望。

    所以,《敦刻爾克》不存在洗白一說。相反,它白描式的劇情真實地還原了大撤退的“逃亡”性質,近乎“自黑”,與所謂的“喪家犬般的撤退都能拍出史詩般的感覺”相去十萬八千里——戴着自產的把失敗包裝成史詩的有色眼鏡看別人,結果就是這么不着邊際和丟人現眼。

    《敦刻爾克》也不存在抹黑一說。

    這部電影的基調雖然是黑色和壓抑的,但還是充滿了力量,究其原因,除了當中的光明和昂揚之外,最重要的,是來自於敦刻爾克大撤退本身。

    大撤退是一次並不光彩的逃亡,但它是世界人民在與法西斯斗爭過程中的一次挫折,就算沒有轉移了贏得最後勝利的重要保證的那30多萬大軍,它那正義對抗邪惡的性質,就足以讓良知正常的人堅定地站在它一邊,在悲愴之中看到堅強,在絕望之中看到希望。

   這是一切問題的根本,它關繫到的是良知問題。所有抵制《敦刻爾克》的人,可能出於愚蠢,也可能出於偏見,但在葆有良知這一點上,他們都是不及格的:他們的眼裡沒有正義與邪惡的對抗,只有戰爭結束七八十年後仍在延續的意識形態對峙,以及你爛就是我好你好就是我爛的低級心理對立。

    在邏輯上,抵制者也是不可理喻的混亂。

    那位緬甸英軍指揮官在敦刻爾克大撤退中只是一個不重要的角色已是定論,而中國遠征軍在緬甸的厄運是不是緣於英軍的出賣尚有爭議,但為討論方便,我們可以假定這個“英軍陷害論”符合史實。

    那麼,講述英國人在1940年的一次不光彩的撤退的《敦刻爾克》,和1942年的中國遠征軍被英國人出賣之間,到底有什麼關系?為什麼拍《敦刻爾克》就是抹黑中國人民?只是因為兩個事件中都有英國人?按照這個邏輯,由於英國人在1942年害了我們,所有與英國人有關的影視作品就都是對中國人民的抹黑,哪怕他們是在自我揭短?

    這是怎樣的一種邏輯?中國邏輯?

    比起抵制者是看了電影後卻因為愚蠢和良知缺失而胡言亂語,我更願意相信,他們其實並沒有走進電影院,他們只是坐在電腦前,把種種“大業”的橋段塞進習以為常的把喪事辦成喜事的框架里,然後,臆想出一部史詩,然後,開噴。

    但讓他們噴得如此自信的力量,又來自何方?

    我打算從《戰狼2》談起。

    在我看來,《戰狼2》本身是部不錯的商業片,本不該引來如此強烈的對抗情緒。

    它之所以爭議纏身,是背了人們對身為國民時不滿這個黑鍋:假如大家走在大街上,一個個都一副不受人欺負的模樣,在非洲當僑民時神不神氣牛X不牛X,誰在乎?

    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說,吳京是被冤枉的。他確定不被冤枉的,是這部片那個所謂的“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的主題:這是一個色厲內荏的落伍口號,以暴制暴的血腥氣缺乏人文關懷,契合著電影里的血肉橫飛,傳達的是一種被壓抑後的暴力釋放,一種“看誰再敢欺負我的”暴發戶氣息,與人類的共同價值齟齬。

    這樣一部雞血十足的電影,在被拔高到愛國主旋律和國家對外形象宣傳後,不可避免地覆蓋掉它作為一部成功商業片的本色,在疊加了現實的不滿後,終於招來了強烈的反彈。

    《戰狼2》的飽受爭議透露了一個重大信號:一方面,崛起令國家與民眾更加自信,以國家為主體的形象塑造並對外輸出影響力受到了大眾相當廣泛的支持;另一方面,這份自信仍攜帶着相當濃烈的叢林氣息,它由內到外對強力的推崇與人類的共同價值保有距離,這個距離讓人不得不心生戒備,兩個群體由此暴露出他們潛藏的撕裂。

    顯然,就算沒有國家背書,支持派也輕易壓倒戒備派,這就是問題的根源,也是抵制《敦刻爾克》的聲音雖然無知卻一呼百應的原因:自信帶來了膨脹與對強力的過度崇拜,不講事實,不講邏輯,一切都動輒往“民族的自覺和自重”靠攏,“我的就是好的,你的就是壞的;承認你是好的,就是承認我是壞的”的狹隘心理主宰了大腦,謀殺了理性之後留下了一地雞血。

    所以,抵制《敦刻爾克》的實質,是一場打了過量雞血的充滿着愚昧和偏見的笑話。

    這個笑話,提醒我們,那篇號召抵制《敦刻爾克》的“年度最蠢”文章所提出的在文化上“中國是十分包容和開放的,西方卻明顯帶有排外、保守、封閉的傾向”的論點,的確值得我們好好想一想,真實的情況究竟如何。

    這個笑話,還給《戰狼2》提供了一個參照物:如果不滿足停留在一部成功的商業片上,如果還要在文化輸出上做點貢獻,就請正視現實直面人性,就請擁抱人類的共同價值——假如能夠如此,就算沒有轟轟烈烈,就算是黑暗而壓抑,一樣充滿力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