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559|回復: 56

武漢市第四醫院盛產狂人,監管難咎其責!

[復制鏈接]

1

主題

3

帖子

20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20
發表於 2018-11-29 23:19: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領導及其保護傘假管理之名行作惡之實,盛產以丁祥武為代表致醫患死亡的狂人,與試圖“定製人類”的賀建奎,痴迷於“換頭術”的任曉平,以及用電擊治療孩子的網癮的楊永信等人身後的土壤類似,為了官員的政績、面子和位子,違規者很少得到懲戒 ,而“成功者”報償豐厚。此時此刻,人(醫患)淪為試驗對象,一種“必要的代價”,則“天地不仁,萬民為芻狗”,能不恐怖嗎!近代中國不幸遭遇極權,其獨夫狂漢,為了兌現一己理念,致使萬民塗炭,更是教訓慘烈。武漢市第四醫院趕過市級醫院,超過省部級醫院,豪氣干雲,但凡以所握世俗權力希圖改天換地之際,也就是最為恐怖之時。武漢市第四醫院正確的管理,在於秉持普世理念,體恤凡塵生計,切合民情風尚,不違人性,而一以護持公義為最高准繩;而武漢市第四醫院邪惡的管理,則視醫院為一派(某些院領導及保護傘)一人(科室負責人)之家業,監管失職,以公信力被侵蝕的代價,繼續培育僭主管理者,醫患豈有不死之理?

1

主題

3

帖子

20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20
 樓主| 發表於 2018-11-29 23:20:32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濫權和權力尋租是醫院墮落的關鍵。一個醫院的墮落,首先監管部門或保護傘或醫院領導的墮落,管理者專制,濫權或腐敗,道德敗壞到毫無廉恥。接着是醫院知識分子的墮落,本應為民生吶喊的人,無不在歌功頌德,吮癰舔庤,或者逃離國內另謀出路。而一群底層醫務人員對患者的憎恨超過了對體制因素的追問,不明白很多悲劇都是一個公共治理問題。
其次,在一個以錢為本的醫院,無論是管理者還是個人,缺少了經濟數據,就變得毫無價值,所以用所謂“數據說話”在武漢市第四醫院大行其道。但是很顯然,人的價值是不能數據化的,一旦數據化,人的存在就失去了任何意義,也就是”去意義化”。一個”去意義化”的醫院便是毫無道德可言的。這就是今天醫患各個階層普遍經歷着的極度不信任、極端恐懼、極端孤獨的根源之一。任何一個醫患,一旦處於這樣一種狀態,患者不講道德就是醫鬧甚至傷醫,醫務人員不講道德就是繼續跟隨領導或保護傘作惡。
第三,在武漢市第四醫院,很多人覺得自己只是醫院一個巨大機器里的小零件,沒有力量改變機器前進的方向,也對機器帶來的後果沒有責任。這是膚淺荒謬的。這一說辭也許可以為缺乏完善認知能力的兒童或者精神病患者辯護。但醫院所謂正常的知識分子應當為每一個自願作出的選擇負責,或者很可能是為了一己私利對武漢市第四醫院惡行的默許。這一圈套循環使越來越多知識分子漸漸地接受由零件借口和政治口號等構成的話語體系,直到最後成為麻木不仁的劊子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3

帖子

20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20
 樓主| 發表於 2018-11-29 23:21:16 | 顯示全部樓層
在面對過去時,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院領導及保護傘從上級機構或監管機構中學到的教訓有一大部分都是為了維護和增加濫權,而歷史中的思想和言論資源卻視而不見,反而把它們當做自己濫權路上的障礙徹底清除。這一管理短視所造成的危害,在武漢市第四醫院的發展中將變得愈加嚴重。

雖然武漢市第四醫院的這些高壓政策於當時產生了立竿見影的一時之效用,但當我們放遠目光看它於其後的影響時,雖然一時收到徹底穩定之效,卻造成了一個更為嚴重的後果,那就是醫務人員道德與精神的迅速墮落。管理制度的腐爛,知識分子的虛與委蛇、貪污和不負責任,以及鉗制下不敢表達不滿與批評,都是導致最終醫院衰敗的主要原因。醫院某些管理者在權力的洞穴中待太久而沉入其幻覺中時,個人的濫權也就會直接導致醫院的腐敗。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其糾錯機制並非制度化的,具有極大的偶然性。專制管理者的政策和價值轉向常常要通過災難性事件或去世才能實現。更多時候,專制管理者缺乏變通與調適能力,常常等到醫院衰敗也沒能推動真正的改革。公民社會、反對者、新聞媒體、司法部門以及選舉並沒有提供製度化渠道迫使醫院調整政策,即使當某些管理者出現天然的自我僵化和濫權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10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0
發表於 2018-12-1 09:02:47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前有腐敗後有濫權,總有人在犯同樣的錯誤,似曾相識的一幕幕在輪回上演。有的人活着,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 他還活着。武漢市第四醫院一些醫務人員選擇了“明哲保身”,等着別人犧牲後坐享其成,為眾人抱薪者,就是這樣死絕的。但我們還是要感謝和欽佩武漢市第四醫院的某些人,因為在其離開人間之際,完成了自己的道德涅槃,不惜冒犯醫療行業潛規則和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領導,完成了自己告別人世的最後的人生答案。我們不僅要哀悼定居美國去世的李詠,更要關注為維護醫患權利而死的中國底層醫務人員。

人之所以為人,就是要有自己的良心。盡管離開人世的醫務人員沒有像金庸一樣達到影射當局及制度的深度,但是達到了最高思想境界——良心。某主任的最終決定違反潛規則的做法,為我們提供了極為難得的武漢市第四醫院真實情況的標本以及預示着換湯不換葯的現實。

武漢市第四醫院逆向淘汰,貪腐濫權,你不加入,有任何好處都沒有你的份,入了才是明智的選擇,有經濟上的利誘,當然也就無法舉報了;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院領導及保護傘的權力的魔法,如果你跟我們走,你可以得到晉升,得到機會,得到物質回報,至少,你可以得到安全,所以舉報也只能舉報那些不聽話的醫務人員;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院領導及保護傘也願意將那些最為服從的、也就是心理扭曲最嚴重的人提拔到領導崗位,他們無不狹隘、愚蠢和虛偽,但卻能在醫院里四處橫行,舉報沒有利益上的獲利;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院領導賄賂(授權或濫權)與保護傘及關系網恫嚇並用的手段,其效果,至少從表面上看,是頗為成功的。賄賂是讓人們看到,順從權力有好處,恫嚇是讓他們知道,不順從權力就要遭殃。許多人就是在賄賂與恫嚇的驅使下去按指示辦事,按旨意選擇人物、投票表決等等,許多人也是抱着這種心態去加入作惡利益集團,這樣比舉報的效果更容易籠絡人心,更容易打擊異己;即使舉報者一心為醫患着想,揭露真相,往往就要得罪同僚和上司,受到排擠和孤立,以及經濟上和政治上的打擊,很難爭取規則的透明以及權利的公平,所以不能舉報;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院領導及保護傘用純經濟的觀點繼續挖掘醫務人員(尤其是學歷層次比較低的醫護)的“創造力”,擁護所謂激勵機制的醫務人員“奉獻”給領導的是忠誠,領導給予這些人的回報是對特權、腐敗的默許和縱容,雙方各得其所。

最怕的是醫院中的一些人將犧牲視作必然,放棄身體力行參與醫院治理及改革推動社會進步,並且遺忘了那些在醫療改革過程中被埋葬的價值與人性。悲觀的人會認為,武漢市第四醫院的管理者及其保護傘就是一個糞坑,糞坑不被徹底鏟掉,糞坑裡的蛆蟲,無論內斗死多少,仍是糞坑,仍會越來越臭。不過有了這些經歷,還依然可以做出反抗,這裡面有莫大的希望,像是說明生命依然有無窮的可能與力量,恐怖與折磨不能銷毀人的意志。選擇沉默不做聲,可能比那種阿諛奉承,指鹿為馬的人強多了。雖然放棄了公共責任,但至少自身損失降到了最低,尤其是經濟上的損失。不過,即便在沒有監管制衡的環境下,他們仍然可以被認為有責任盡自己的力量改善醫療環境,至少在內心拒絕認同,在行動上拒絕與罪惡同流合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10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0
發表於 2018-12-1 09:03:25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社會達爾文主義與專制管理是天然盟友,因為它不問過程,只看結果,所以凡是在它盛行的地方就會有對專制權力的崇拜和對強權的心服口服,對強人管理的津津樂道。很多醫患對具體的醫療問題牢騷滿腹,但一說起權力本身和它的代表便肅然起敬。他們很多人並非出於懼怕,而是從心底里對權力敬服、順服,根本就不問是非對錯。從反面來說這也就導致對自己地位的認命,因為自己也不過是個 loser。不但如此,社會達爾文主義還和道德犬儒主義也是連體兒,因為它用成功本身解釋一切:凡是有助於成功的手段都是天經地義的,而道德會讓你有所顧忌,這就束縛了你的手腳。

社會達爾文主義另一個最大的問題是無視甚至否定個人的價值和尊嚴,因為生存的目的就是通過競爭取得各種意義和程度上的成功。人生如果在競爭的意義上是不成功的,那就不但是失敗的,而且是不值得別人關注甚至自己憐惜的。所以,一個社會達爾文主義盛行的醫院,一定有很多自輕自賤的人,患者的命不在某些院領導眼裡,底層醫務人員也不會把自己的命當回事,這就是互害社會的心理基礎。

至於自由正義這樣的觀念,和社會達爾文主義更是處於兩個世界,完全不平行。一個社會達爾文主義盛行的醫院,一定是對人生來自由平等這樣的觀念不但陌生、而且還懷疑和嘲弄社會正義。它們認定這些觀念不是假的就是虛偽的,那些既鼓勵個人成功又提倡自由正義觀念的社會,一定是用它們作為口號騙了人才成功的,要是信以為真就犯傻了,所以社會達爾文主義更誠實、更求實、更務實。這個政治化了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只認成功,它本身就排除了兩個追問:一個是你為了成功使用了什麼手段,另一個是為了你的成功醫患付出了什麼代價。

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院領導通過返點使醫務人員難以擺脫濫權及經濟依附的命運,讓提意見的人被孤立,誰也不敢同情他,把他搞成既得利益者的敵人,繼而剝奪他的基本權利,任何一個人都能隨意侮辱他。挑選形形色色的“分子”(也即”loser”)作為犧牲,同時讓那些沒有被犧牲掉的(醫生或者護士)不但感受幸運,甚至覺得優越,不但對同類成為 loser 漠然置之,還可能幫着落井下石。它們把災難說成是學費,把死人說成是代價,他們無非都是為“成功”墊底。為了這個成功,還有更多的loser要被犧牲掉或者是清洗掉。今天他們消失了,明天就被忘掉。

通過制度安排和意識上的潛移默化,社會達爾文主義觀念已經腐蝕了武漢市第四醫院的方方面面,早已不再局限於狹義的管理。醫患當今的等級觀念和由此產生的優劣之分涉及權力和金錢,已經到了非常自然習焉不察的地步。從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領導中學會了腐敗與不計一切地放縱物慾,不以貪腐濫權為恥,完成了觀念的是非混淆與黑白顛倒。人心的潰敗,才是不可救葯的醫院潰敗。這樣的歷史遺產,將成為給未來醫療改革的“饋贈”。不過,為眾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 為自由開路者, 不可使其困頓於荊棘。 這是作為圍觀群眾的一點責任。只有這樣,作為螻蟻的我們,下次遇到危難的時候才會有人繼續站出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9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9
發表於 2018-12-1 16:45:18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打着維護醫院利益旗子的人大多都不正義,正義的人大多不會以醫院利益為幌子謀取私利。因為某些醫院領導的濫權及制度本身就是醫院不公的始作俑者。即使國家打黑除惡或巡查組手撕某些院領導或科室負責人,可能能夠收繳一部分財富,但問題在於,收繳的財富能夠挽回患者或醫務人員的生命嗎?收繳的這些財富能夠讓患者或醫務人員維護自身合理的權益嗎?收繳的這些財富能夠解決濫權腐敗等問題嗎?收繳的這些財富能夠解決武漢市第四醫院的不公不義嗎?就像范某人的補稅,並沒有打破原有的利益分配方式,小崔也沒有完善體制缺陷。很多醫患認為只要正義的一方除掉邪惡的一方,就能夠挽救醫療改革的頹廢之勢,就像某些作惡的患者被刑拘而大快人心。然而對醫療行業中濫權腐敗痛心疾首而又無力改變現實,又似乎只能渴求明君和賢臣,來救醫療改革於危難之中。但實際上,武漢市第四醫院精英階層濫權腐敗的危害性是雙重的,它既毀壞了知識精英作為”社會良心”的傳統形象與感召力,同時也破壞了人們對他們所代表的價值、意義的信念。 有些人說這個世界上那麼多不公不義,操心那麼多幹嘛,獨善其身就行了啊,但歷史洪流里人人都會被裹挾其中,誰又能掙脫抽身,看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9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9
發表於 2018-12-1 16:46:15 | 顯示全部樓層


醫院某些領導等人為解決醫院財政困難,趁機推出完全掠奪性的全醫院自上而下的養老保險職業年金補繳政策,反而大發了一筆院難財,可以說是現實版的“院進民退”。武漢市第四醫院一系列掠奪政策,無疑就是專制主義的經濟環節,也是暴虐蠻橫的專制主義制度的核心和基礎施設。加上某些院領導等人好大喜功,與利益集團有着千絲萬縷的關系,作惡之人並不是該查就查,該殺就殺這么簡單。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院領導為了既得利益,不能不按照當局的意志去辦理一些事情。其內心有沒有矛盾、斗爭?可能應該有的。只要還有一點點良知,就一定會感到痛苦。其內心的痛苦和矛盾,外人是不知道的。也許明天,良知忽然發現,也可能做出令當局不滿意的行動。這樣的人多了,當局就會感到心勞日拙,窮於應付。其命運也可能走到了頭。

雖然從短期看,武漢市第四醫院可以取得高的經濟增長率,但從長期看,公平、對等和尊重的制度規則以及自由創新才是真正保證長期經濟發展的至關重要的因素。武漢市第四醫院由於模仿先進國家醫院的空間很大,故可以在沒有好的制度的條件下,通過對發達國家技術和管理模式的模仿,取得發達國家必須在給定製度下才能取得的成就;然而,模仿技術容易,模仿製度困難,因為制度創新可能冒犯既得利益,這使得武漢市第四醫院有一種傾向,就是技術模仿優先,制度模仿滯後甚至被擱置;這樣厚此薄彼,短期內依然可以取得快速發展,卻給長期發展留下隱患,甚至帶來長期發展的失敗,從而給醫患雙方帶來深深的災難。

武漢市第四醫院的監管機構(上級機構等)想在不改變腐敗濫權制度的條件下,通過模仿技術來實現醫院現代化,創造了比其他行業更好盈利模式。但是,這種腐敗濫權制度說白了就是坑蒙拐騙,然而,醫務人員的坑蒙拐騙還算小事,權力不受約束、政策隨上級領導(專制)變化的“機會主義”就太可怕了,最終公平、對等和尊重的制度體系無從建立,經濟轉型走向絕路。武漢市第四醫院現在最大的腐敗濫權是什麼?不是官員及某些領導的腐敗,而是“機會主義”扼殺自由和創新。用某人的話說,“公民尊嚴是短板”以及“言論自由仍不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9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9
發表於 2018-12-1 22:24:57 | 顯示全部樓層
武漢市第四醫院的主要問題並不在於物質匱乏,而是在於缺乏自由,導致醫院管理和道德功能失范,成為一個失敗的醫院。某種程度上講,自由更多的關涉個人,而平等更多的關涉群體,平等也許可以給醫院下層人員帶來現實的物質利益,也更符合知識階層(醫療系統知識分子)心中的社會正義和道德觀念。但對武漢市第四醫院的管理者(李文洲等)來說,虛假的平等顯然更容易與專制結合起來,因為夢幻中的人人平等必須依靠專制管理權力,而任何自由都只會削弱專制管理權力。因此在平等的名義下,這種專制管理只能是一個限制自由而不是限制權力的醫療改革。武漢市第四醫院的專制管理,最終將是取消正義和自由,也使得醫患的公益品德完全被窒息,使多數人喪失了高尚的道德情感,這比物質匱乏還要糟糕。 對於多數民眾來說,這些看似抽象和超越的思考實際上反映了自己的真實感受,與每個人的日常生活密切相關,從而使他們漸漸意識到,這種剝奪個人自由和摧毀社會道德基礎的管理再也不能存在下去了。只有自由和正義才能在醫院中與醫院固有的種種弊病進行斗爭,使醫院不至於沿着人性扭曲,道德墮落,光怪陸離的斜坡滑下去。武漢市第四醫院匱乏的不是物質財富,而是精神財富;落後的不是臨床技術和科研水平,而是政治與文化;缺乏的不是人的忠君思想與奴才心態,而是自由和創新。事實上,唯有自由和正義才能使底層醫務人員和患者擺脫孤立,促使他們彼此接近,形成強有力的組織。只有自由和正義才能使他們感到溫暖,並一天天聯合起來,因為在公共事務中,必須相互理解,說服對方,與人為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9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9
發表於 2018-12-1 22:25:52 | 顯示全部樓層
武漢市第四醫院之所以某些院領導能夠群魔亂舞,有如下幾個原因:首先,武漢市第四醫院上級監管部門為了維護自身利益團體的和睦以及達成醫院各利益集團共識的壓力而壓制常識(放任醫院某些院領導濫權),就會造成災難性的公共決策。並且只有專制管理制度才能對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院領導提供秘訣和庇護,使濫權和貪婪之心橫行無忌。其次,專制管理實際上也包括分贓管理,上級監管部門的默許,不斷積累着醫院經濟(負債累累)和社會(毒化人心)的風險。第三,專制管理者寧願醫院中每一個人都為金錢而奮斗,它要誘發人的貪欲,這種貪欲使“對物質利益和享受的追求,成為最普遍的感情”。第四,專制管理會誘使醫務人員只關注個人利益,而壓制公共利益和品德。因為所有專制管理的院領導,都害怕有特立獨行的個體,關注醫院弊端,因為這些關注會隨時質疑醫院專制管理的合法性。當醫院的改革沿着專制管理者有意導引的這個方向走,對自由公平正義的關注必然會淡漠。很多人說現在醫院的混亂都是前任領導的錯,問題是現任院領導也沒有對到哪裡去,只不過是以一種濫權掩蓋另外一種濫權而已。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前任院領導管理下,這“公平正義”還是一個’多”少’的問題,而現任某些院領導,這個’公平正義’就變成了一個’有”無’的問題了。對於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院領導的更換,決不可能是希望找一個有效的’專制管理’來代替一個無效的’專制管理’。這既是武漢市第四醫院以權力和物質利誘達到奴化醫務人員所致,也是將堅持說出真相的人變成人民公敵,壓制真相和言論自由所致。武漢市第四醫院的發展並不是祈望某些院領導、上級機構及巡查組頒賜一個夢想,而是要拿回醫務人員以及患者生而有之的合理權利。這樣的合理權利,不在三皇五帝之前,也不在羅伯特議事規則之後,而是隨時隨地、人人享有的自由空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10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0
發表於 2018-12-5 09:48:07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財政預算不透明,一些“三公”( 公款接待、公費出國考察、公車等)開支也許占醫院財政收入不多,但畢竟醫院發展需要用錢的地方很多,對外交流宣傳固然是好事,但為什麼不在醫療保險,養老保險,事業單位職業年金以及醫務人員收入等急需投入的領域再多投點錢呢?即使武漢市第四醫院從國際政治交往中直接或間接得益,就會有成本——醫院全體職工的付出。盡管武漢市第四醫院上級機構或某些院領導也代表或應該代表醫院職工的需要,但問題在於“醫院職工”不是一個籠統的概念,而是工作在同一個醫院卻需求、利益和立場都各不相同的公民集合體,因而“醫院職工”的利益和訴求必然是多元的;尤其是在武漢市第四醫院財政的分配問題上,他們的利益甚至是相互沖突的。交流宣傳基建設備器械耗材上多花一筆錢,醫院職工的福利保障就很可能不得不少花錢;如果在醫院職工福利上多花錢,這筆錢很可能得從交流宣傳基建設備器械耗材上省下來??那麼這筆錢究竟應該花在哪裡?不同身份、階層和立場的“醫院職工”所給的答案都不一樣。可想而知,如果這個問題由某個行政部門來決定,難免會產生不符合多數人利益的偏袒。武漢市第四醫院的預算監督是一個老問題,如果缺乏民主決策程序,不僅交流宣傳基建設備耗材等的正當性得不到保證,而且醫院財政開支的分布結構的正當性也得不到保證。要避免其腐敗管理、官員營私舞弊,貪污預算款項等,實行決策人、簽字人終身負責制,凡玩忽職守造成醫院重大損失的,追究其行政直至法律責任。在武漢市第四醫院,很多醫務人員甚至患者他們相信自己真的可以做到將自己的生活圈定在歲月靜好的范圍內,甚至還有一些人譴責受害者,認為受到傷害一定是因為受害人本身有錯,那麼醫院職工的福利保障減少是誰的錯?患者的無妄之災是誰的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10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0
發表於 2018-12-5 09:48:39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醫院領導只懂醫院商業模式,卻不懂醫院正義模式,在他們眼裡患者就是流量,流量就是估值,醫院某些領導害怕失去患者,卻不害怕失去患者的性命。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院領導希望將技術看作是醫療變革的動力,將技術視為醫院未來的美好圖景。但因為掌握技術的人不可控,中立的技術最終製造惡果。人性之惡,最根本還是管理制度之惡。其實,你只消基於正義感,發出一個正常成年人應有的心聲,去抗議某些院領導的暴行,每發生一起暴行你都不去助紂為虐,而是起而對抗暴行,那就是“抗爭”了,就是有正義感的體現了,難道抗爭和維護正義就是“做炮灰”?如果漠然無視,連公開同情都不敢表達,一切以迎合某些院領導專制為能事,無論醫務人員還是患者遭受苦厄,其親人仍會以淚洗面痛度殘生。如果醫患雙方還沉浸在像醫療眾籌,沉浸在像路人對劉海龍那樣以暴制暴的夢幻中,而不是關心醫院公共議題,而不是推動醫療變革消除特權,那麼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9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9
發表於 2018-12-5 11:00:25 | 顯示全部樓層
通過巡察組對衛計委進行巡察,可能完成任務,也有可能完不成任務。如果巡查組因為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領導濫權彈劾到上層領導的寵臣身上,或者彈劾到某個原本就是秉承上層領導旨意乾的事兒上了,很有可能就起不到對醫療行業的監管作用。無論是巡察組還是衛計委同屬官僚階層,都有權力和背景。時間一長,大家就都想明白了,與其把人看得死死的,大家一起無利可圖,不如與人方便,大家利益均沾。到了這個時候,所謂的監察權,就變成了利益分配權。很多官員,從此沉淪,成了只知道陞官、掙錢的行屍走肉。官員或者武漢市第四醫院的某些領導,如果沒有滴滴這種嚴於律己、刮骨療毒、自查自糾、自我下架的決心和勇氣,仍然會在利益和所謂技術的名義下濫權,消滅醫患肉體,磨滅尊重人權和保障人權的核心價值觀,繼續殘害生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9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9
發表於 2018-12-5 11:00:54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當醫務人員不滿足於階層的固化,具有公平正義理論,可能會導向自覺地進行醫療改革;而患者對於貧窮之自覺反思和不能忍受,可能會發生暴力,所謂“殺盡天下貪官”,“傷害醫護人員”,不一而足,類皆如此。很多人明哲保身,對醫院一切不良後果視而不見,既不願意扭轉醫院潰敗的道德和價值觀,也不願意看清真相,緊守良知。加上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領導權力缺乏制衡,上級監管部門(巡查組等)失職,既沒有獨立的輿論監督,更沒有受害者權利的合法保障。有些人認為對武漢市第四醫院領導班子的更換太過草率,太過於功利化和政治化,似乎有通過犧牲幾個領導為現有管理機制保駕護航的嫌疑。對某些人的不公正處理,也揭示了醫療行業官場的一些極不正常的現象。將某些埋頭苦幹、大膽創新的院領導的命運與那些只會逢迎拍馬的政治投機者對比,更加對這個任人唯親的管理體制感到失望和不滿。從這個意義上講,某些人離開武漢市第四醫院已經讓更多的人看到這個管理制度最醜陋的一面,這一點恐怕是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院領導以及上級監管部門所完全沒有預料到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9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9
發表於 2018-12-5 20:06:02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真相和正義是無關緊要的,完全服從於策略和權力。某些院領導以經濟利益為主要手段來動員醫護人員,只認權錢、不認是非,將所有違反正常道德標準的經濟行為都被正當化了,不受基本的禮義廉恥的約束和干擾,讓你怎麼做,你怎麼做就可以了。而誠實工作、不欺詐、不貪污、不行賄卻被視為不會做人,還有那些沒有依附某些醫院領導權力的醫護人員則受到懲戒,被視為異類,成為醫院權勢者打擊迫害的對象,成為不正常的正常人。所以武漢市第四醫院講真話的少,講假話的泛濫成災,整個醫院價值扭曲,都一門心思專營經濟利益和權力。造成這些危機的根本原因,就是權力被少數人壟斷的管理體制。在這種體制下,某些院領導的權力缺乏最起碼的限制與約束,這就使得他們一方面為了自身私利而大肆濫用權力,一方面又疏於履行事關醫患切身利益乃至生命安全的職責,醫護的普遍不廉潔和醫院管理者公共治理的潰爛,因此也就成為不可避免之事。沒有公正而合理的管理,某些院領導及上級監管部門既可以濫用職權去打擊異議者,又可以徇私枉法去縱容作惡者。如果醫患雙方都缺乏及時和有效問責醫院某些領導的途徑,後者就不會有公平正義履職的持續動力,甚至還會為一己私利而成為作姦犯科者的後台,某些院領導及醫療機構的失職,也就會成為必然而普遍的現象。某些院領導的權力腐敗和治理的潰爛,從一個角度來看,是因為對公共權力缺乏限制與約束,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則是因為對個人權利缺乏尊重和保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9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9
發表於 2018-12-5 20:06:34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幾乎一切事務皆須依靠私人或擬似的私人關系,以及幫派、地方勢力等‘私’的社會組織。這全部都是畸形的權力環境下必然會發生的東西,只不過他們都穿上了代表醫德的白大衣而已。被權力洗劫和利用的,又何止是醫療系統。佛教、衙門、學校、軍旅、演藝……行行有故事。所以我們真正要警惕的是,各種異化的權力(也就是濫權),在畸形的醫療環境中,打着各種的旗號和幌子,禍害武漢市第四醫院。你管它是“臨床水平高”也好,“經濟收入多”也罷,一個醫院不講公平正義的時候,必然淪為某些院領導及監管部門作惡的道場。作為武漢市第四醫院的某些院領導,聰明一點,藉助外部壓力,主動因勢利導完成內部改革,把挑戰轉化成一種發展機會,這大概是一個比較聰明的做法。相反,如果面對壓力來個死不認賬,我是流氓我怕誰,靠耗費內部資源來抗拒醫療行業改革挑戰,一定會出現難以預見的可怕後果。某些院領導甚至利用利益集團或民粹,用各種方式來充分動員醫患底層民意,以實現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們的本意在於攀附權勢,最大限度的為自己爭取政治和經濟利益)。但是,總會有像當年長久不被知識界待見的湖南青年一樣,選擇了向著潮流的方向走過去,基本的權利主張是一個不可阻擋的趨勢。擺在醫療改革面前的,是高度集中不受約束的權力(濫權),和對這套權力結構已經忍無可忍的醫患雙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4

帖子

18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8
發表於 2018-12-5 21:48:11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缺乏有效的監督,缺乏自由的批評,惡必然會潛生滋長,在陽光的背後蔓延,直到某一天,你發現它們就埋伏在你身邊。惡被懲罰了嗎?沒有。替罪羊走了,真正的惡魔依然在背地微笑。武漢市第四醫院的管理不是彰顯公義而是照顧有權有勢有財的人,自然就會鼓勵醫護人員不擇手段去成為獲利那一方,也自然會令到有權有勢者更肆無忌憚,覺得可以為所欲為。涉事的貪腐濫權人員只要找到高層領導人(類似薄周徐郭令孫等關系網)當靠山,就能逍遙法外,或者接受輕微的懲罰。反思一下醫生及護士怎樣對待患者作惡,就能理解武漢市第四醫院醫院管理者怎樣對待醫護作惡。我們知道災害是如何發生的,他們也知道災害是如何發生的,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災害是如何發生的,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災害是如何發生的,但災害依然再次發生,歸根到底,沒有制衡機制的進程中所形成的人人逐利(作惡),道德扭曲,醫療系統災難性煉獄在所難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4

帖子

18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8
發表於 2018-12-5 21:48:40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專制管理總是陡然而生和朝令夕改的情況,本身就是假管理之名,行人治之實。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院領導在制定規則時,不注重程序性、普遍性、一致性和穩定性,摻雜大多諸如特權、政績、利益小團體及裙帶等主觀意識的考量,以致管理喪失了公平和正義。武漢市第四醫院的發展,使上自特權階層,下至醫務人員,都唯權唯錢是取,管理混亂,道德淪喪。其工匠精神的培育,則離不開對人的等級貴賤觀念的逐步摒棄,離不開對創新、精造的不斷追求和突破。在一個人治而不是法治、人員的提拔不是公平正義制度性的、而是通過上下級的人身依附關系,擦爛污指數,就是忠誠指數的生動體現。沒有投名狀,怎麼證明能跟兄弟們同生死?沒有投名狀,怎麼能證明與同僚共患難?官員濫權貪腐,是維護醫院管理的必要手段,監察部門反貪,是貪腐一個必要的表演環節。尤其是某些院領導把醫療看成拉動內需的‘三駕馬車’之一,還不如把殯葬業培育成一個經濟增長點,這樣將確保未來5年經濟持續強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4

帖子

18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8
發表於 2018-12-7 14:40:48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專制管理必然引導人性惡的無限膨脹,當某些院領導的人性缺失則更是會加劇醫院的動盪變幻,禍害的不只是它個人,而且更是醫院無助的底層醫患。正是這樣的管理卻能極度惡化醫院某些醫護人員的道德,誘使它們走上歪道。醫院某些領導籠絡、傾軋求利,收買和討好,使整個醫院變得急功近利、貪婪冷酷。那些本該是體制性基礎和制度保障的知識分子(醫患中的知識分子),卻腐化墮落為醫院某些領導的幫凶。不受限制的權力是萬惡之源,某些醫院領導權力慾望一旦得逞,會徹底扭曲原本就已經很不穩定的醫護人性。縱容野心和貪欲如順水行舟般便易,而自我節制則比逆水行舟還難,沒有人能夠例外。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院領導的每一次作惡(年金問題,保險問題,對醫患的迫害問題等),都被說成是崇高德行的典範,因此它們作惡的膽量就更大了!在武漢市第四醫院那些誘發道德墮落的災殃有其普遍規律,只要人性不變,這類災殃便會繼續存在,而如果沒有良好的制度,災殃的危害則會十倍百倍地變本加厲。無論是某些院領導專制管理,還是奸佞、奴才之惡,都需要一個對權力不斷審視的機構,再加上不斷地自我反省,並且要譴責某些院領導利用和助長了人性中最陰暗的慾望和本能的罪惡手段。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4

帖子

18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8
發表於 2018-12-7 14:41:17 | 顯示全部樓層
武漢市第四醫院專制管理之所以罪惡,並不在於權力由某些管理者掌控,而在於權力沒有制衡,無限膨脹。某些管理者想怎麼辦就怎麼辦,誰也拿他沒有辦法,這樣的權力很容易惡化為濫權。某些院領導濫權專制在乎的只是如何維護其權力,即使從精神上摧毀整個醫患關系和醫醫關系也在所不惜。專制管理的另一個手段是放行腐敗,當然,這需要避人耳目,以巧妙的名目來進行,不是對所有人,而是對“自己人”。這個手段可以收買死黨,同時又牢牢地抓住他們的小辮子。允許腐敗可以誘導他們忠心,他們可以因此越來越富有,說好聽點就是專制管理的工具,說難聽點就是奴才。如果懷疑他們(奴才)不忠,那麼可以指控他們腐敗,一下子就把他們收拾了。當暴力、徇私和作為最後手段的金錢把武漢市第四醫院攪得一塌糊塗,無論是醫院權貴之間的傾軋,還是醫院管理者的貪得無厭,都不可能通過更換某些院領導來解決。尤其是當某些反對者被專制管理所消滅,剩下來的人則覺得心甘情願的奴顏婢膝才是陞官發財的最便捷的道路。醫院某些知識分子腐敗、虛偽和奴性是專制管理的幫凶,它們很少具有健全的判斷力或是真正有愛院之心。普通醫患民眾,只是在專制的擺布和操縱下隨波逐流;而武漢市第四醫院的所謂精英,本該有榮譽心,熱愛自由、智識超眾,卻是專制管理下的普遍奴性,甚至落井下石、為虎作倀、助紂為虐。每當人們生活在一個道德腐敗、管理失序、慾望無度、院風敗壞的環境,眼看坑蒙拐騙、巧取豪奪比比皆是,痛感世風日下、物慾橫流、寡廉鮮恥,卻無能為力,既不能指望醫療制度變革,也無從期待人心歸善,這是多麼令人逼仄的困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9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9
發表於 2018-12-7 22:55:52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院領導以利益、物慾為導引,把越來越多的醫務人員“教育”成只信奉簡單的原始物慾信條的群氓。武漢市第四醫院的某些領導,正是利用人性的幽暗,為這些醫務人員(群氓)製造敵人,排斥創造性和獨立思考,打擊有獨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的醫患雙方。醫院里侵犯醫患權益大行其道、權謀盛行,物慾橫流,經濟衰退,乃至道德淪喪。反思不深刻,反思的意義就無從談起。當丁祥武等人不為真理只為功名而活時,越是奮斗越是災難。我們必須給所有知識分子傳遞一個強烈的信息,每多一份知識是叫你多一份文明的承擔,越是高級知識分子越是更應該有思想自由。當然,武漢市第四醫院的專制管理並沒有太多的新意:類似薄周徐郭蘇令孫等關系網及某些院領導為鞏固權力不惜讓醫務人員道德敗壞和精神墮落(培養奴性),利用人的慾望和貪念是比暴力更有效的方式,為醫院的某些群氓提供所謂的神話,讓醫務人員都按權力制定的腳本扮演好指定的角色,讓醫患雙方都學會諂媚奉承,能嫻熟地運用虛偽的公共或日常語言。這些專制管理嚴重打擊了醫院知識分子以及某些患者的正常思維能力,將武漢市第四醫院帶入萬復不劫的深淵。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9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9
發表於 2018-12-7 22:56:20 | 顯示全部樓層


武漢市第四醫院的某些領導通過濫權來決定醫院從思想到物質利益分配的幾乎各個方面,就會存在着嚴格的等級制,這就使資源的分配不可能公平,特權階層總是分得最多最好,而為了在醫院分配中盡可能最大化自身利益,一些醫務人員也總是使出渾身解數,去討好和接近權力,將更多的權利“自願”讓渡給掌握着分配大權的管理者。此乃武漢市第四醫院出現各種醜陋和丑惡現象的總根源。

所以,丁祥武等醫務人員的作惡,表面上看,也許是偶然和隨機事件,但剖析其成因,會發現它是一個政治和社會問題。在武漢市第四醫院專制管理,制度僵化和腐敗,造成了醫務人員的劣質化。在惡意侵害的醫院環境中,越是底層,權益越容易受到侵害,卻又越無力反抗某些院領導的專制。所以,當力量孱弱到無法傷害上面的階層的時候,某些中層管理幹部對醫務人員下手,醫務人員對患者下手,瞄準其他弱勢群體製造事端,就幾乎必然。如果到了只能選擇用暴力來為個人尊嚴和價值做註解的時候,無論醫患矛盾還是醫醫矛盾,都會對深陷其中的每一個人造成災難。因此,建立起可以制約公權力,限制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領導對公共資源的壟斷將成為當務之急。否則,不能實現公平正義的管理制度,永遠是互害模式的溫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10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0
發表於 2018-12-14 20:11:36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很多醫務人員不在社會中言(真話)與行(實踐),只能減縮為追求狹隘的個人利益,也就是不擇手段濫權或賺錢。把醫務人員黏合在一起的不是治病救人的理念,而每個人只是考慮如何配合領導或保護傘作一個整齊劃一的外表,來獲得自身利益最大化。”忠誠”只有在達成利益交換才能釋放。武漢市第四醫院像黑社會的小王國,對上級要求的是保護傘,而上級對下級要求的只是把醫患的不滿壓制住不至於沸反盈天。兩邊互相利用而已,禍害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就不奇怪了。作為武漢市第四醫院的某些領導而言,第一優先向來是維持自己的權力(刨除宣傳方面的胡言亂語,有些知名學者專家、科室主任,認為有關系,可通融,這種想法是錯誤的,醫患從來不是被放在第一位的)。不過,武漢市第四醫院想要融進現代醫院行列,管理方面的改革是必須的,否則再次引上錯誤的歷史道路。但是從目前醫院某些領導的濫權來看,趕超部屬省屬市屬各級醫院,對前任院領導作惡的清算,缺乏腐敗相關的系統潤滑劑,加上醫院職工在你死我活的叢林狀態里掙扎,制度性監督及制衡毫無可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10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0
發表於 2018-12-14 20:14:10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醫患的孤苦無助,冷漠無情的看客的確應該遭到譴責,不過也應該看到,醫院某些領導的失職以及管理制度也應該重視。一個缺少生命教育,而且個人尊嚴隨時可能遭受權力和某些院領導粗暴對待的醫院,有人圍觀患者死亡或者醫務人員死亡,並發出噓聲,甚至喝彩,盡管讓人羞憤,但是並不令人感到意外。這不是第一次發生,而且還將一再重復。在沒有維護醫患權利的醫院,反抗只是自尋煩惱,也是擾亂醫院秩序。在高壓之下不敢反抗維權的醫患,也不希望看到其他反抗者出現。某些醫務人員,甚至某些患者,對反抗者的嘲笑(幸好受害的不是我),不僅僅出自無情,而且表達了排斥和厭惡,以及心理上的自我防禦。這樣的結果就是,每一起醫患事故都只能孤立化,它不被允許和任何體制性的因素掛鉤,必須是突如其來的、命中註定的、隨機爆發的邪惡,潛台詞其實就是沒辦法防範,每次都是應激、恐懼、憤怒、焦慮、遺忘的循環。就像百貨大樓上的慶陽姑娘,某些醫患的孤苦無助,是不值得同情的失敗者。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所謂精英的做法,是對醫患權益充耳不聞,各人自掃門前雪,享受一個相對物質利益繁榮的時代,把問題留給喜歡惹事生非的人。這,就是醫院絕大多數裝睡群體的反公平正義、反合理權利的邏輯所在!此外,如果醫院權貴和精英們幾乎人人屁股上有屎,那麼他們很容易被各個擊破,而不可能聯合起來抵抗,更沒有道德號召力進行醫療改革。所以,武漢市第四醫院的丑惡和不公不義沒有點滴改變。既沒看到不拘一格選人才的局面,也沒看到選人機制的根本性變化,以前的失察失誤也未得到糾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

帖子

5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5
發表於 2018-12-19 10:59:56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當技術“作惡”時,我們知道這不完全是技術的“鍋”,所以不該死的患者死了,不該傷的醫生傷了;而當技術“創造奇跡”時,武漢市第四醫院的某些醫務人員為什麼就都禁不住跟着感動雀躍,而喪失了理性判斷的能力呢?大概是因為,技術創造的“奇跡”讓某些醫務人員——位於技術“近端”、教育天平傾向一側的人——不免獲得了一種良好的感受,彷彿是武漢市第四醫院以及某些領導所代表的先進的技術、先進的教學拯救了那些掙扎着尋找出路的患者和學生。這一奇跡的本質,是無需動搖任何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就能掩蓋濫權和腐敗。如果不能讓武漢市第四醫院既得利益者放棄這種虛幻的良好感受、不能讓某些領導及保護傘反思自身的特權,那麼宣傳部門對武漢市第四醫院的盛贊和反腐,既符合極權的意志,又糊弄底層的屁民,盛贊與反腐一方面讓極權獲得了合法性和正當性,另一方面又讓屁民獲得虛假的希望。"只為君王唱贊歌,不為蒼生說人話",這是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領導的真實寫照。其實,公平正義的管理不是沒有腐敗,而是敢於揭露腐敗;不是沒有假話,而是讓人敢說真話;不是沒有濫權問題,而是能有效解決濫權問題;不是沒有損害醫患利益之事,而是醫患有權捍衛自身的利益。自由的發問和追問,不必害怕被噤聲;踐行專業主義原則,只為真相負責,不問身份和立場,這才是醫學界中外籍院士及高級知識分子的風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

帖子

5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5
發表於 2018-12-20 15:02:40 | 顯示全部樓層
武漢市第四醫院的某些管理者顧盼自雄,睥睨四海,輕則四處撒幣、揮金如土,重則虛耗院內,醫療保險,養老保險,事業單位職業年金補交以及醫務人員收入難以提高等;二則隨着管理機構的迅速膨脹,於是斂收重法、竭澤而漁,醫療環境逐漸惡化;三則,在醫院某些領導的濫權籠罩下,醫務人員要生存要發展,都必須通過服從和賄買與某些領導和諧相處。一些醫務人員因受惡法限制,不得不用行賄來潤滑管制通道,從而獲得惡法下相比其他受管制者的某種特權,賺取財富。但是,這也使得管制者從對規則的破壞性管制中獲益,這也成為對他們濫用權力破壞醫療環境的一種激勵。於是,醫患雙方的成本將隨着濫權腐敗成本的提高,而不斷加重分攤濫權腐敗成本的生活成本,直到醫患無法承受而互相傷害,卻仍然沒有意識到濫權腐敗的危害。盡管醫療界的監管部門在維持濫權腐敗與穩定的均衡方面可謂殫精竭慮,甚至發現武漢市第四醫院濫權腐敗特權反噬統治本身時,往往會進行權宜性反腐、運動式反腐。由於官僚機構的非中立性,這種反腐從未逃脫過大清洗式派系斗爭的宿命,古今皆然。武漢市第四醫院的某些領導向來只干兩件事:一件是魚肉醫患,飛揚跋扈;還有一件,就是在上級面前唯唯諾諾搖尾乞憐,再荒唐的政策,他們也敢往下執行。這樣的所謂醫院精英,自然不會對這個醫院的未來有任何責任感和使命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

帖子

5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5
發表於 2018-12-25 19:28:21 | 顯示全部樓層
武漢市第四醫院的問題包括某些領導對財富的任性支配,權力癮頭難以戒除,再加醫務人員和患者奴性深重,這三重因素理所當然會成為專制管理的血脈與養料。加上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領導讓許多無知醫務人員和患者片面理解武漢市第四醫院的經濟成就,無視其作惡代價,甚至真心實意地認為自己長期以來對醫患作惡是正確的,用目前的經濟成就證明醫院領導向來是從不犯錯的偉光正——所有的惡行都只是探索罷了,至於無數人都被“探索”得多麼悲慘至少對他們來講是無所謂的。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領導擅長利用渴求財富的難民理性,盡管給醫務人員帶來了一定的收入,但大部分財富也因某些院領導僭政無能與揮霍無度而大打折扣。總體上說,醫患雙方安於奴役,這一方面是因為傳統奴性的文化基因,另一方面是因為長期堅持不懈的惡行及其對幾代人的洗腦。有着自由民主平等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中國人,在全體國民中的比例非常低,而對這些觀念和具體的制度有過較深入思考的人則更是少之又少,尤其是在這些觀念在遭遇長期的濫權腐敗作惡消滅之後,已經成為一個門檻很高並且非常狹小、越來越少人問津的領域。但是我們知道,與黑暗抗爭並非因為抗爭必勝,而是因為抗爭是黑暗中生活的人們唯一有意義的存在方式。至少從倫理意義上,無論明知可為或不可為而為之,都有過於功利的後果論之嫌。知其當為而為之,才是生命真正的時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

帖子

5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5
發表於 2018-12-26 10:18:30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治院無能,馭民有術的某些院領導總喜歡玩命地抓住一次迴光返照的機會盡出餿主意挑動內斗——沒有矛盾也要製造矛盾地煽動群眾斗群眾,瞅准時機大耍窩里橫,不搞亂這個醫院誓不罷休,想不出任何能使這個醫院踏上正軌與加強監督監管的策略。武漢市第四醫院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管理上權力不願接受任何監督與制約,毫無節制地肆意膨脹,打着醫院發展的旗號與民爭利,侵害醫患的權益。經濟上表現為撈錢快的半市場半管制的權貴資本主義經濟,不擇手段,坑蒙拐騙,將一些醫務人員改造成寡廉鮮恥的衣冠禽獸了,某些院領導及上級監管部門才有可能持續作惡並且安枕無憂。文化上表現為全盤抵制主流價值觀,汲取古今中外的糟粕,強制推行野蠻叢林法則,與後現代文明背道而馳。武漢市第四醫院通過各種假大空的洗腦強制將一套渾身上下透着邪氣的東西根植於醫務人員的內心,培養一批又一批精緻的利己主義者與反文明的中堅力量,通過利益誘惑與逆淘汰機制提拔一批誓死捍衛主子利益、出賣良知幫助主子洗地的專家。通過不間斷煽動醫患仇恨,達到轉移矛盾、焦點與視線的不可告人的目的,掩蓋自己毫無底線的殘酷剝奪的本質。盡管監管部門的反腐力度,讀遍了二十四史都找不到,然而某些領導的濫權力度,翻爛了人類史也沒見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8

主題

111

帖子

723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723
發表於 2018-12-27 16:15:58 | 顯示全部樓層
一定要嚴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10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0
發表於 2018-12-29 11:22:22 | 顯示全部樓層
某些患者愚蠢的言語是無法解決醫院某些專制管理對醫務人員基本素質和道德底線的破壞。當然,也有些媒體稱有些患者是“戲精”,但是武漢市第四醫院的種種亂象,不僅僅是某些“戲精”帶來的,根本上是權力深入角角落落並扭曲了一切的結果,所以醫院,媒體揭露“戲精”,不如質疑權力或體制,不要本末倒置了。那些沒有經常就診的患者,不知道內鏡中有自費項目,也許情有可原。但是,武漢市第四醫院的院長和書記難道就不知道醫院有自費項目?!發動群眾斗群眾,讓某些患者以為醫務人員增加自費項目賺錢,讓醫務人員在心理上或行動上將某些患者(戲精)列入黑名單。沒有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領導對人性、精神、倫理和思維的毀壞,就沒有某些醫務人員對某些信息的屏蔽,就沒有某些患者佔小便宜吃大虧,就沒有某些管理人員的濫權和腐敗。武漢市第四醫院的絕大多數項目都是為管理上專權濫權輸血,都是為了醫院的權貴繼續作威作福,通過對個體的天賦和發展空間的擠壓,發動丁祥武等弱民,去打擊一些強民,結果醫院剩下的都是一些弱民。這些弱民有缺乏思想的、有缺乏歷史文化的、有缺乏技術知識的、有愚昧的,醫院管理者“以弱去強,以奸馭良”,醫患雙方都沒有為公平正義的反抗之心,只會有向弱者(底層醫務人員或患者)施暴的傾向。如果武漢市第四醫院都是一些弱民,那麼還有誰可以有責任盡自己的力量改善醫療環境呢?

醫療界知識分子記錄醫療現實是一種責任,而非權利。即並非醫療界知識分子與生俱來的權利、天賦權利或獨占的權利。記錄醫療現實是說明在惡劣情況下不得不保持沉默的事情的責任;在醫療改革過程中,在為了以文書證明它們自己的現實和否定其他現實所作的無效斗爭中,這些將來的現實、既成的現實和有效的現實都應該記錄下來。在這些現實中間,大多數人可能永遠保持沉默,不抱有自己的聲音能被聽到的希望。雖然使他們的聲音能被聽到的責任是一種沒有理由的責任,但是在無望在某個時間、某個地點發現或建立那種責任,只能根據回憶和記錄將行動者從對他們所做的事中顯露出來。負這種責任意味着在黑暗中摸索,意味着冒險,意味着擔負起了使感覺遲鈍的人(醫患雙方)能夠聽見的責任。
//medium.com/@wuhanpuai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10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0
發表於 2018-12-29 11:23:35 | 顯示全部樓層
在武漢市第四醫院,某些院領導擅權妄為,挖空心思鑽營巧取,將救死扶傷的醫療機構當成發家致富的生意場,在醫院工程項目建設、後勤服務承包、醫療設備和葯品采購過程中,很難聽見底層醫務人員和患者的建議,上樑不正帶壞醫院風氣,醫院管理混亂,亂象叢生,把組織交給的“責任田”當作個人的“自留地”,恣意讓渡手中的公權力,為一己私利甘當傀儡,放任和配合某些科室牽頭人員沆瀣一氣,利慾熏心。醫療災難的元兇除了這些“壞人”之外,某些醫患在追求技術和經濟的同時,忽略了人性自身的底色。我們總是會以為,當醫院的技術和經濟飛躍發展時,醫療改革就是進步。但事實卻是,這個判斷從未真正成為現實,我們還是同樣的動物,身上既有光彩照人的一面也有血腥黑暗的一面。對於那些存在於人性深處根深蒂固的弱點與錯誤,技術和經濟的發展根本無能為力。當傲慢的權力讓我們忘卻人性的局限的時候,給武漢市第四醫院的某些領導提供了施暴的機會,使醫患雙方墮入由人性弱點編織而成的陷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9-4-25 07:46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