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704|回復: 0

美聯社:香港地下診所 揭示了抗議者不為人知的傷痛

[復制鏈接]

1萬

主題

3萬

帖子

23萬

積分

管理員

熱心會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236790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2019年10月7日,一個人在中國香港舉行的反政府集會中被防暴警察拘留(路透社)

(博談網記者歐陽劍編譯報道)據《美聯社》10月8日報道,周末,當防暴警察在香港街頭鎮壓反政府示威者時,兩張照片出現在一群自稱為“地下診所”的志願者醫生的加密收件箱中。

這些圖片顯示,一名22歲的抗議者被(警察)打得左手臂腫脹,發信人所:“我懷疑他的骨頭斷了。”

當夜,經過Telegram幾輪消息交換,並聯絡到為其照射X光後,該名抗議者被診斷為尺骨骨折。

隨着香港的夏季抗議活動一直持續到秋天,沖突變得越來越猛烈,醫療專業人員悄悄地組成了地下診所和其它網絡,秘密地為許多年輕示威者治療傷病,抗議者們擔心如果去政府醫院會遭到逮捕。

代替受傷的抗議者發消息的人後來解釋了年輕抗議者為何不去政府醫院就醫,他說:“他的許多朋友去看醫生時都被拘捕了。”

這個地下診所說,他們已經秘密地治療了300到400名抗議者,傷者包括:骨頭斷裂,脫臼,傷口張開,長時間暴露在催淚瓦斯後導致咳血。地下診所表示,在過去一周內,隨着勇武派抗議者和警察沖突加劇,受傷嚴重性急劇升級。

一位沒有加入地下診所的中醫師表示,僅她一個人就治療了60-80例傷者,一些傷者被催淚彈或其它防爆彈直接擊中。這位女中醫,不願透露姓名,因為她頻繁前往內地旅行,擔心會遭到報復,她使用針灸為傷者減輕痛苦,而且不收取費用。

這些在政府醫院之外運作的地下診所顯示,自6月9日以來,當局記錄的400多次示威遊行中到公立醫院就醫的1235名傷者,遠遠低估了抗議者實際受傷的人數和范圍。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受傷數字包括300多名警察。 由醫院管理局匯編的政府統計僅包括了18個政府公共事故和急診部門的傷者,而不包括私人診所治療的傷患。

很難統計到底有多少人次接受了秘密治療,因為傷者和醫務人員都希望在高度不信任的氣氛中保護自己。但是,美聯社對四名醫護人員和在政府衛生系統之外接受治療的抗議者進行的采訪表明,這種做法很普遍,並突顯了示威者所受到的廣泛支持。

一位實習醫生出於擔心受到波及不願透露全名,只說姓王,她說自己在大型公立醫院的主管不知道她參與了地下診所。

在每天下班之後,她晚上都在幫助源源不斷的受傷者,通過短信和照片對他們進行快速、初步的診斷,並分發建議。 然後,她與該網絡的幕後醫生取得聯系,安排更廣泛的咨詢和治療--甚至幫助解決所有費用。

抗議活動開始時,王說她在前線幫助急救。 她說,在7月底幫助組建了地下診所,因為“我意識到受傷越來越嚴重了”。

王說:“政府發布的數據不再准確,還有很多未被政府統計進去的傷者。”

她說,由於很多人對林鄭政府的不信任,“很多傷者寧願忍受痛苦,也不願被捕。”

對於一些傷者,地下診所會給予臨時治療,以便抗議者可以等幾天才前往官方診所,這樣他們就可以說,不是在最近的暴力沖突中受傷。

星期一一早,當數萬人的和平集會結束後,警察再次與示威者沖突時,地下診所收到了一名受傷抗議者發來的圖片,圖片顯示脖子處傷口有李子大小,傷口邊緣顏色發深,似乎是被橡膠子彈擊中導致的。這名20多歲的傷者說他吞咽困難。

王說:“這非常令人震驚。”他們快速找到了一位私人診所的外科醫生,在診所內進行了治療。後來,該男子要求地下診所刪除其在Telegram上發送的所有信息。

王還為這名22歲的胳膊骨折的人以及另外兩名需要縫合傷口的人安排了治療。她說,周日晚上9點、10點傷者開始出現,她一直忙到了凌晨4點,當天晚些時候她又處理了更多傷患。

當被問及抗議者對官方醫院懷有恐懼時,醫院管理局在給美聯社的一份聲明中說,醫院“秉持為患者保密,這是患者信心的基石”,並且“還提醒執法部門要注意尊重醫院患者的數據隱私權。”

對此,抗議者並不相信。

“政府醫院有警察,”一名19歲的年輕人說,他已經為周日抗議活動可能導致的沖突做好了准備,他的左臂上戴着金屬護罩,頭戴帶有全臉反光面罩的硬化頭盔,膝蓋、肘部和肩膀處都有防護墊,還配備了防毒面具,對講機和散發着催淚彈氣味的黑色夾克。

這位學生說,他在先前的一場小規模沖突中被橡膠子彈擊中了右腋下,他說,他使用Telegram從一家私家診所尋求了免費治療,該診所診斷為瘀傷但肋骨沒有破裂。由於害怕遭到報復,他只說叫他約翰。

最近的一次拘捕似乎證實了抗議者認為官方醫院不安全的擔憂,據醫院說,周一,一名19歲的孕婦被拘捕,在屯門醫院產科病房裡治療時有兩名女警監視。

一名18歲抗議者,在10月1日抗議中,被警察發射的催淚瓦斯罐擊中頭部,她說她到地下診所治療頭暈,嘔吐 和頭痛,因為“如果我去公立醫院,我可能會被捕。”她拒絕透露姓名。

她說:“我不敢相信政府。” “政府會以任何方式找出示威者。”

地下診所的醫生們說,他們感到必須得提供幫助。

這位中醫說:“這些孩子們正在努力爭取整個時代的自由。”她每周花一個晚上來治療示威者,每次治療十幾人。 “對於我們中那些不敢出門的人來說,我們至少能做的就是治療他們的傷口。”

原文Hong Kong's undercover medics reveal hidden toll of protests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9-10-16 20:54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