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80|回復: 0

最後的審判 (266) 山海經 西山經 (三) 解讀待續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20-6-30 20:21: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日月同輝有其中 於 2020-7-5 12:02 編輯

      又西四百二十里,曰峚山,其上多丹木,員葉而赤莖,黃華而赤實,其味如飴,食之()不飢。丹水出焉,西流注稷澤(截取工重組:),其中多白玉。是有玉膏,其原沸沸湯湯(復),黃帝是食是饗(xiang)。是玄玉。玉膏所出,以灌丹木,丹木五()歲,五色乃清五味乃馨黃帝乃取峚山(shan,黑體音:)之玉榮,而投之鍾山之陽。瑾瑜之玉為良(liang),堅粟密,濁澤有而色。五色發作,以和柔剛。天(四筆畫)地(含土,三筆畫)(land)鬼神,食是饗;子(其中一意:小)服之,以御為祥。自峚山至於(於含仒 bīng)鍾山,四百六十()里(七筆畫),其(含等於)間盡澤十四筆畫)也。是(這里生着許)多奇(含)鳥、怪獸、奇(含)魚,皆(all)異物焉。



  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鍾山。其子曰鼓,其狀如人面而龍身(截取面的橫折,取面而上兩橫放入,再取龍的一丿放入當中),是與欽䲹殺(截取下首:小)葆江於(於含仒 bīng)昆侖之陽,帝乃戮之鍾山之東曰鰩崖。欽䲹化為大鶚,其狀如雕而墨文白首,赤喙而虎爪,其如晨鵠,見則()有大;鼓亦化為鵕鳥,其狀(取大狀中兩人重組:仌 bīng,古同:冰)如鴟,赤(截取下首字中字)足而直喙,黃文而白首,其(←)如鵠,見即其邑大旱。

  又西百八十里,曰泰器之山。觀水出焉,西流注。是多文鰩魚,狀如鯉里,魚身而鳥翼,蒼文而白首赤喙,行西海,游於東海,以夜飛(飛含復的飛、)。其音如鸞雞,其味酸甘,食之已狂,見()則天下大穰。

      又西三百二十里,曰槐之山。丘時之水出焉,而北流注於泑水。其中多蠃其上金青雄黃,多藏琅玕、黃金、玉,其陽多丹粟。其了有多采黃金銀(取兩金前兩筆重組仌 bīng,古同:冰)。實惟帝之平圃,神(取金文體中:小)英招司之,其狀馬身而人面(截取馬下首,取而面上兩橫放入,取丿居中),虎文而鳥翼,徇於(於含仒 bīng)四海(三點水橫看),其(←)如榴。南望昆侖,其光熊熊,其氣魂魂。西望大(截取侖大重組仌 bīng,古同:冰)澤,後稷所潛(取三點水橫看)也。其中多玉,其(←)多榣木之有若。北望諸齜,槐鬼離侖居之,鷹(Ying)鸇之所宅也。望恆山四成,有窮鬼居之,各在一搏。爰有淫水,其清洛洛。有天神焉,其狀(含冫bīng,古同:冰)如牛,而八足(將牛豎左移,撇放豎上,截取下豎放入橫之間右邊,取八放足下)二首(取上首重組:小)馬尾(截取馬下首,取二、重合當中結束),其如勃皇,見則(【取字中字】)其邑有

  西南四百里,曰昆侖之丘(取撇點放到下面),是實惟帝之下都,神(取金文體,含小)陸司之(吾司之)。其神狀虎(含)身(斑紋)而九尾(取虎上豎橫放到王右邊,再取丿居中←)(虎的尾巴:),人面而虎(含)爪(sharp,取黑體音:);等於)神也,司天之九十四筆畫)部及帝之囿時,有獸焉,其狀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螻,是食人。有鳥焉,其狀如蜂,大如鴛鴦,名曰欽原,蠚鳥獸則死,蠚木則枯,有鳥焉,其名曰鶉鳥,是司帝(活中【諧音:】)之百服。有木焉,其狀如棠,黃華赤實,其味如李而無核,名曰棠,可以御水,食之()使人不溺。有草焉,名曰薲草,其狀如葵,其味如蔥,食之已勞。河水出焉,而南流注無達。赤水出焉,而東南流注於泛天之水。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於丑塗之水。墨水出焉,而四海流注於大桿。是多怪鳥獸。

  又西三百十()里(七筆畫),曰(含等於)樂游之山。桃水十四筆畫)出焉,西流注於稷澤,是多白玉,其中多䱻魚,其狀如蛇而四足,是食魚。

  西水行四百里(取氵【音:水】與截取的工組合:),曰流,二(一再復)百里至嬴母之山,神乘司之,天之九德(所)也。其神狀如人而豹尾。其上多玉,其下多青石而無()水。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狀如人,豹(的)尾虎齒(sharp,取黑體音:)而善(長復】)嘯,蓬發戴勝(頭),是司天之厲及五,←)殘。有獸焉,其狀如犬而豹文,其角如牛,其名曰狡,其音如吠犬,見則(就,含)其國穰。有鳥焉,其狀如翟而赤,名曰勝遇,是魚,其音如錄,見則其國大水。

  又西四百八十里,曰軒轅之丘(取八放到下面),無草木。洵(含三點水橫看)水出(橫置後,取木中一丿放入←)焉,南流注於黑水,其中多丹粟,多青雄黃。

  又西三百里,曰積石之山,其下有(截取其中共,修理一下,取撇橫放上面)石門,河(含三點水橫看)水冒以西流,是山(橫置後,取木中一丿放入←)也,萬物(無不有焉

  又西二(一再復)百里,曰留之山(取sha,),其神白帝少昊(活和)居之。其獸皆文尾,其鳥皆文首。是多文玉石。實惟員神磈氏之宮。是神也,主司反景。


  又西二百八十里,曰章莪之山,無草木,多瑤碧。所為甚怪。有獸焉,其狀如赤豹,五尾一角,其音如擊石,其名如猙。有鳥焉,其狀如鶴,一足,赤文青質而白喙,名曰畢方,其鳴自叫也,見則其邑有譌火。

  又西三百里,曰陰山。濁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於番澤,其中多文貝。有獸焉,其狀如狸而白首,名曰天狗,其音如榴榴,可以御凶。

  又西二百里,曰符惕之山,其上多棕枬,下多金玉。神江疑居之。是山也,多怪雨,風雲之所出也。

  又西二百二十里,曰三危之山,三青鳥居之。是山也,廣員百里。其上有獸焉,其狀如牛,白身四角,其豪如披蓑,其名曰[彳敖][彳因],是食有。有鳥焉,一首而三身,其狀如[樂鳥],其名曰鴟。

  又西一百九十里,曰騩山,其上多玉而無石。神耆童居之,其音常如鍾磬。其下多積蛇。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黃。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於湯谷。有神焉,基狀如黃囊,赤如丹水,六足四翼,渾敦無而目,是識歌舞,實為帝江也。

  又西二百九十里,曰泑山,神蓐收居之。其上多嬰短之玉,其陽多瑾瑜之玉,其陰多青雄黃。是山也,西望日之所入,其氣員,神紅光之所司也。

  西水行百里,至於翼望之山,無草木,多金玉。有獸焉,其狀如狸,一日而三尾,名曰讙,其音如奪百聲,是可以御凶,服之已癉。有鳥焉,其狀如烏,三首六尾而善笑,名曰鵸䳜,服之使人不厭,又可以御凶。

  凡西次三經之首,崇吾之山至於翼望之山,凡二十四筆畫)三(三筆畫)山,六(含→)千(取山橫置,取十重合到右邊,丿居中百四十四里。其(含等於)神狀皆羊身(截取豎鉤,取點撇分放兩邊)人面(狀人中兩人重組:仌 bīng,古同:冰)。其(截取其中共,修理一下,取身中撇橫放上面)祠之禮,用一吉玉十四筆畫),糈(截取左半邊上首)用稷(截取彐,截取左半邊的一丿放入←)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叫,含丩jiū,)峚山,其上多丹木,員()葉而赤莖,黃華而赤實,其味如飴,食之不(含下,down,)飢。丹水(源【】頭)出焉,西流注(入,down,)於(於含)稷(含)澤,其中多白(白,皘qiàn,)玉(含王,取wan,)。是有玉(含下,down,;含王,取wan,)膏,其原()沸沸湯湯,黃帝是食是饗(自【含凵 qiǎn,】食或用酒【】食招待客人)。是生玄玉(含土,;含下,down,)。玉膏所出,以灌丹木,丹木五歲,五色乃清,五味乃馨。黃帝乃(就,)取峚山之玉(含王,取wan,)榮,而投之鍾山之陽。瑾瑜之玉為良,堅粟精密,濁澤有而色。五色發作,以和(含)柔剛。天地鬼神,是食是饗(自食或用酒【】食招待客人);君子服之,以御為祥。自峚山至於鍾()山,四(含囗,古同:)百六十里,其(含)間盡澤也。是(生長【取chan,】着)多奇鳥、怪獸、奇魚(類含下,down,),皆異物焉。

  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鍾山。其子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鼓,其狀如人面而龍身,是與欽䲹殺葆江於昆侖之陽,帝乃戮之鍾山之東曰鰩崖。欽䲹化為大鶚,其狀如雕而墨文白首,赤喙而虎爪,其音如晨鵠,見則有大兵;鼓亦化為鵕鳥,其狀如鴟,赤足而直喙,黃文而白首,其音如鵠,見即其邑(就,九千萬黨員)大旱。

  又西百八十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泰器之山。觀水出焉,西流注於流沙。是多文鰩魚,狀如鯉里,魚身而鳥翼,蒼文而白首赤喙,常行西海,游於東海,以夜飛。其音如鸞雞,其味酸甘,食之已狂,見則(就,九千萬黨員)天下大穰。

      又西三百二十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槐江之山。丘時之水出焉,而北流注於泑水。其中多蠃其上金青雄黃,多藏琅玕、黃金、玉,其陽多丹粟。其了有多采黃金銀。實惟帝之平圃,神英招司之,其狀馬身而人面,虎文而鳥翼,徇於四海,其音如榴。南望昆侖,其光熊熊,其氣魂魂。西望大澤,後稷所潛也。其中多玉,其陰多榣木之有若。北望諸齜,槐鬼離侖居之,鷹鸇之所宅也。東望恆山四成,有窮鬼居之,各在一搏。爰有淫水,其清洛洛。有天神焉,其狀如牛,而八足二首馬尾,其音如勃皇,見則(就,九千萬黨員)其邑有兵。

  西南四百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員)昆侖之丘,是實惟帝之下都,神陸吾司之。其神狀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時,有獸焉,其狀如羊而四角,名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土螻,是食人。有鳥焉,其狀如蜂,大如鴛鴦,名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欽原,蠚鳥獸則死,蠚木則枯,有鳥焉,其名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員)鶉鳥,是司帝之百服。有木焉,其狀如棠,黃華赤實,其味如李而無核,名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員)沙棠,可以御水,食之使人不溺。有草焉,名曰薲草,其狀如葵,其味如蔥,食之已勞。河水出焉,而南流注於無達。赤水出焉,而東南流注於泛天之水。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於丑塗之水。墨水出焉,而四海流注於大桿。是多怪鳥獸。

  又西三百七十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樂游之山。桃水出焉,西流注於稷澤,是多白玉,其中多䱻魚,其狀如蛇而四足,是食魚。

  西水行四百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流沙,二百里至於嬴母之山,神長乘司之,是天之九德也。其神狀如人而豹尾。其上多玉,其下多青石而無水。

  又西北三百五十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狀如人,豹尾虎齒而善嘯,蓬發戴勝,是司天之厲及五殘。有獸焉,其狀如犬而豹文,其角如牛,其名曰狡,其音如吠犬,見則(就,九千萬黨員)其國大穰。有鳥焉,其狀如翟而赤,名曰勝遇,是食魚,其音如錄,見則(就,九千萬黨員)其國大水。

  又西四百八十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軒轅之丘,無草木。洵水出焉,南流注於黑水,其中多丹粟,多青雄黃。

  又西三百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積石之山,其下有石門,河水冒以西流,是山也,萬物無不有焉。

  又西二百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長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其獸皆文尾,其鳥皆文首。是多文玉石。實惟員神磈氏之宮。是神也,主司反景。

  又西二百八十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章莪之山,無草木,多瑤碧。所為甚怪。有獸焉,其狀如赤豹,五尾一角,其音如擊石,其名如猙。有鳥焉,其狀如鶴,一足,赤文青質而白喙,名曰畢方,其鳴自叫也,見則(就,九千萬黨員)其邑有譌火。

  又西三百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陰山。濁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於番澤,其中多文貝。有獸焉,其狀如狸而白首,名曰天狗,其音如榴榴,可以御凶。

  又西二百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符惕之山,其上多棕枬,下多金玉。神江疑居之。是山也,多怪雨,風雲之所出也。

  又西二百二十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三危之山,三青鳥居之。是山也,廣員百里。其上有獸焉,其狀如牛,白身四角,其豪如披蓑,其名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彳敖][彳因],是食有。有鳥焉,一首而三身,其狀如[樂鳥],其名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鴟。

  又西一百九十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騩山,其上多玉而無石。神耆童居之,其音常如鍾磬。其下多積蛇。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黃。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於湯谷。有神焉,基狀如黃囊,赤如丹水,六足四翼,渾敦無而目,是識歌舞,實為帝江也。

  又西二百九十里,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泑山,神蓐收居之。其上多嬰短之玉,其陽多瑾瑜之玉,其陰多青雄黃。是山也,西望日之所入,其氣員,神紅光之所司也。

  西水行百里,至於翼望之山,無草木,多金玉。有獸焉,其狀如狸,一日而三尾,名曰讙,其音如奪百聲,是可以御凶,服之已癉。有鳥焉,其狀如烏,三首六尾而善笑,名曰(叫,含丩jiū,九千萬黨徒)鵸䳜,服之(就,九千萬黨員)使人不厭,又可以御凶。

  凡西次三經之首,崇吾之山至於翼望之山,凡二十三山,六千七百四十四里。其神狀皆羊身人面。其祠之禮,用一吉玉瘞,糈用稷米。




未完待續




原載
山海經原文|白話文_古詩文網


白話文參考
山海經_山海經全文_注釋- 網尚實用查詢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20-7-11 09:2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